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总裁爹地是大佬 第三百二十七章 绿帽子

作者:小甜心字数:2074更新时间:2020-05-31 09:23:31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简清权景吾-夏星辰白夜擎-至尊龙婿叶辰-方若宁霍凌霄-容离夏侯衔-上门女婿叶辰-汉承天予-楚云瑶墨凌渊-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姜咻傅沉寒-

松铭和宋溪月分手的消息,很快就在各个圈子里扩散开来,基本上算是人尽皆知,宋妍自然也不例外。

本来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的宋妍,被突然推门进来的李子吓了一跳。

看来这是自己平时太宠溺她了,李子现在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看来自己今天一定要好好说教她一番,让她以后再也不敢这样冒冒失失的。

教训的话还没说出口,李子就大声的说道,“天啊!宋总,您快看看今天的热搜!”

虽然李子平时一直这样一惊一乍的,但宋妍还没见过她因为别人的事情感到如此惊讶,猜测着肯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情。

宋妍带着疑虑拿出了手机,准备看看究竟是什么事情让李子如此吃惊。

根本不需要宋妍可以去查找,因为现在宋溪月和松铭分手的事情,已经刷爆了所有社交平台,毕竟当初宋溪月和松铭的恋情,也是十分高调的。

现在突然爆出两人分手的消息,并且是松铭单方面说出,而且宋溪月还被和风集团解除了合约,吃瓜群众们纷纷开始猜测二人分手的真正原因。

宋妍看到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十分不可置信,毕竟宋溪月还怀过松铭的孩子,虽然孩子没了,而算算时间现在宋溪月也只是刚刚修养好的样子。

宋妍询问道,“这是真的假的?不会是什么不良媒体,在捏造事实吧。”

李子回答道,“我开始也以为是这些媒体捕风捉影爆出来的消息,但是后来我仔细查看,发现居然是松铭官方发出来的通告。”

宋妍没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是真的,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没想到宋溪月才刚刚恢复好流产的身体,居然就被松铭分手了。

宋妍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有没有人说,他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分手的。”

李子自然也跟着吃了不少瓜,回答道,“真正原因也没有什么官方的说明,但是大家都猜测出了很多种可能,但其中可能性最高的就只有两种。”

李子突然卖了个关子,不说话了。

宋妍没好气的瞪了李子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还不赶紧继续说!”

李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必须说道,“无非就是松铭移情别恋了,或者是宋溪月给松铭带了绿帽子。”

松铭劈腿?这不太可能吧,松铭一直是谦谦公子的样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吧。

至于宋溪月给说松铭绿帽子,这就更加不可能了,毕竟人人皆知宋溪月对松铭有多么的痴情。

看着宋妍疑惑的表情,李子说道,“哎呀,宋总,你就别操心了,这事跟我们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我们也只能吃吃瓜罢了。”

宋妍觉得李子的话有些道理,他们究竟为了什么才分手,跟自己没有关系,自己也无权过问。

宋溪月此时坐在沙发上,也跟宋妍一样在刷着关于自己的这些报道,看到居然还有人猜测是自己给松铭戴了绿帽子,宋溪月气的把面前的茶杯扔了出去。

宋溪月看了眼时间,她知道松铭也快到了,不慌不忙的把自己提前准备好的药粉,倒入了刚刚沏好的热茶里。

宋溪月十分笃定松铭一定会来找自己,因为只要是宋妍的事情,松铭就会十分上心,他绝对不会放过一点点关于宋妍的消息。

果然不出宋溪月所料,不一会门铃就响了起来。

宋溪月不紧不慢的走到了门口,缓缓的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外的果然就是松铭。

松铭第一次如此积极的来到自己的家中,唯一一次,却还是因为别的女人,宋溪月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可悲可笑。

松铭铁青着脸看着宋溪月,如果换做平时,看到宋溪月这副表情,松铭多多少少还会感觉到有些愧疚,但此时松铭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

宋溪月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露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微笑,说道,“快进来吧,松铭哥哥,我给你泡了你最爱喝的茶。”

松铭没有回答,但还是跟着宋溪月走了进去。

宋溪月迎着松铭来到了沙发前,让松铭坐下,宋溪月给松铭面前的空茶杯倒了一杯茶,“松铭哥哥,你尝尝,我的泡茶手艺怎么样。”

松铭不说话,也不喝茶,只是死死地盯着宋溪月的脸,仿佛想要看穿宋溪月此时又在搞什么鬼。

见松铭不喝茶,宋溪月故作伤心的说道,“松铭哥哥,我们好歹也相恋了这么多年,现在连我泡的一杯茶,你都不想喝了吗。”

说完,宋溪月就开始掩面哭泣,断断续续的说道,“我以为...就算不是情侣,我跟松铭哥哥也还是能做朋友的...”

宋溪月这个样子,好像真是松铭做错了什么一样。

松铭见宋溪月哭个不停,有些不耐烦的皱紧了眉,他今天到这里来不是看宋溪月哭的,只想弄清楚宋溪月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松铭就这样和宋溪月僵持了半天,宋溪月还是一直在哭,没有半点开口的意思,松铭知道今天如果自己不喝一口茶的话,宋溪月肯定是不会罢休的。

松铭狐疑的看着眼前的茶杯,宋溪月一定要让自己喝茶,难道是她在茶里放了什么东西。

像是看穿了松铭的心思,宋溪月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当着松铭的面全部喝了下去。

见宋溪月也喝了茶,松铭放下了警惕,宋溪月只不过是在和自己使小性子,没有再继续多想,也拿起面前的茶一口喝了下去。

“我已经喝了,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吧。”松铭说道。

宋溪月又和松铭扯了些有的没的,然而松铭却突然感到自己体内有一股燥热。

抬头看向宋溪月,发现宋溪月的双眼也逐渐变得迷离。

松铭意识到自己中了宋溪月的圈套时,已经太晚了,松铭的理智逐渐被控制,直接把面前的宋溪月压倒在了沙发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