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弃妃攻略,王爷您要点脸 第412章 大结局番外(5)赫连月完结

作者:深青色字数:3683更新时间:2020-05-29 05:40:37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简清权景吾-夏星辰白夜擎-至尊龙婿叶辰-方若宁霍凌霄-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楚云瑶墨凌渊-甜妻吻安:总裁老公超棒的姜咻傅沉寒-

南乙把端来的吃食放在了桌子上,用一双眸子凝视着我,生硬的说道:“吃东西。”

我伸手呼啦一下子,把吃食全部扫在地上:“我不要,你给我滚,我也不想嫁你,耍你玩呢。”

还嫌弃我,我虽然跑回来,但我也没嫌弃他,他凭什么不期待我的出生,凭什么觉得娶我就是对他最大的羞辱?

南乙看着一地的狼藉,一句话没讲,转身就走,我抄起桌子上没有推翻了茶盏摔了过去:“滚,滚得越远越好。”

茶盏在他脚边炸开,头也不回的走了。

气得我的肚子生疼。

缓了半天才缓过来。

饿的要命,随便洗漱了一番,自己去御膳房挑挑拣拣,就在御膳房啃了起来。

母后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一双红色的折子,见我蹲在板凳上毫无仪态,摆了摆手要御膳房的人都出去,她自己抬脚上了板凳,跟我的样子一样蹲了下来。

手中红色的折子被她放在凳子上,她扯了一个鸡翅膀:“一般姑娘家十五六岁,就嫁作他人妇,你今年十七岁京城各家好男儿,你喜欢谁?”

我把头一偏啃着鸡腿:“我谁也不喜欢,我就要待在皇宫里一辈子,您要是嫌我烦的话,我自己去流浪。”

“流浪?”母后玩味的一笑:“你之前也就是跟南乙走,才没有人发觉,你一个人走,你根本就离开不了京城。”

“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只会弄点蒙汗药的手段,还想闯荡江湖,游历各方?知道自不量力四个字怎么写?”

这绝对是亲娘,不是亲娘都不会这样讲。

“不知道,反正死不了就行了。”我特别拧巴地对抗着母后:“南乙,是你给我订的亲?”

“理论上是。”母后用帕子擦了擦手,捞起了酒,嘴对嘴的喝了一口豪迈道:“人家身份尊贵,本事了得,整个南疆北疆,只要他登高一呼,都得听他的。”

母后真当我是好骗的,他充其量不过是十七八岁,登高一呼,南疆北疆的人吃干饭的,对他一个少年郎马首是瞻?

“那他的身份可真是够显赫的。”我啃着鸡腿,敷衍着母后说道,“那咱这小门小户哪里配得上他,人家瞧不起咱也是正常的。”

母后愕然:“他瞧不起你?”说着恍然了一下,“也是,之前你在我肚子里的时候,他就挺不待见你的,都不待见十几年了,我以为他对这门婚事,不感兴趣,没想到,还把你掳走三个月。”

母后越说越没谱了,我在她肚子里都不受南乙待见,我都十七岁了,他可长得真不显老。

“我让他滚了啊。”我对母后呲牙咧嘴的一笑:“从此桥归桥路归路,谁也别瞧不起,谁不待见谁。”

“你让他滚了?”母后富有深意的望着我:“可他突然间来跟我讲,要娶你。”

“我怎么没听说?”我反问着母后:“你们在我宫殿外说话我听见了。”

母后摆手,“是你掀了饭之后,他又重新找到我,说要娶你。”

“我不嫁。”我义正言辞,没有任何转换的余地说道。

“不嫁给他那嫁别人吗?”母后瞅着我:“既然你没意,早日断了念想早日好,明日本宫召集京城的青年才俊,进宫来跟你皇弟切磋武艺喝茶,你瞧一瞧。”

看人?

这是我的亲母后啊,我堂堂一国长公主,沦落去挑选不喜欢的人为夫君。

“行叭。”我勉为其难的说道:“找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有远大理想抱负,长得又俊俏,说话又中听了。”

母后把擦过嘴角的手帕往桌子上一扔:“你要求还真高,京城上下谁不知道长公主彪悍如牛啊。”

“亲母后啊?”突然发现鸡腿不香,很想对母后翻白眼,但我不敢呀。

母后站起身来,之前拿的红色折子,放在了我的面前:“南乙的婚书,既然你要选夫,婚书你就撕了吧。”

我愣了一下,看着火红的折子,想到南乙兴高采烈地说去用南疆的玉玺盖婚书。

这是他们家的传统,还问他我毫无身份地位,能做正妻吗?

他跟我怎么来说的,我是他唯一的妻,无论我什么身份,谁也改变不了。

现在把婚书扔给我,好样的,母后还撒谎说他要娶我,他就是一个骗子。

翌日。

小舅舅贺悟摇着折扇,穿梭在御花园中,跟文武百官家适龄青年才俊们打招呼聊天。

我就不明白了,贺悟这只腹黑的狐狸精,京城各家谁家生崽子了,谁家纳小妾了,他不都一清二楚吗?

现在还用得着虚伪的,互相捧着说的官方话,虚伪,太虚伪了。

赫连星今天穿的人模狗样的太子服,捯饬一下,不讲话绷着一张脸,完全就是威武不尔,气宇轩昂,霸气凛然。

一开口说话,就是一股浮夸纨绔之气,“阿月,你看中了谁?我还有点私库,到时候嫁妆给你添点?”

我咬着糕点,愤恨鄙视:“我用得着你添点?你看这些人长得歪瓜裂枣,谁能配得上我呀?”

“哪个歪瓜裂枣了?是上百号人,长得周周正正,挺俊俏的。”赫连星手一哗拉那百十号人,就跟要给我选男宠似的。

我呵呵笑了两声,“你左手边的那个你看,眼神轻浮,到处乱瞟。正斜方的那个,抖腿抖得那么严重,有病啊,你正前方的那个,闻一朵花在陶醉,这么像女子的动作,那还有汉子的血性啊?”

赫连星浑身一抖,离我有两步之遥:“赫连月,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以前你不是这样的。”

我以前是哪样的?

我就跟他去了青楼,小馆楼,去看看美女看看小馆,爱美之心谁没有,不能不让我欣赏美人啊。

“突然间长大了呗。”我拿了一块糕点,移步到赫连星旁边,往他嘴里一塞:“少说话多看。”

赫连星差点被我呛死了,呵呵冷笑:“我看你是看不上了,要不咱们向天下广而告之?”

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上:“我没人要,还是你养不起,你至于要把我驱赶出皇宫吗?”

赫连星大呼冤枉:“我能养得起你啊,万里江山都能给你,可母后说了,你在京城挑不到,就到天下挑。”

“我跟母后说了,阿月你要的是人中龙凤,可父皇说了,你若不在今年嫁出去,我就要继承江山,哪也不能去。”

“臭小子你就是卖我是吗?”我把装糕点的盘子往地下一摔,内心焦躁,火气冲冲:“你还有没有一点姐弟情了?我哪点对不起你……啊?”

摔盘子的声音引起了绿花园所有的青年才俊刷一下的往我这里望,他们眼中出现害怕,大概是害怕我们俩吵起来,你死我活。

“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也掺合了,你必须给我解决,不然的话,我直接宰了你。”我放下狠话,扭头就走。

在场的所有青年才俊唏嘘声,眼中的颜色,就跟我要夺皇位,他们要离我远远的一样。

刚出了御花园,我就看见母后带着南乙前来,瞬间脚下一打滑,小跑似的返回御花园,来到赫连星旁边,挤着虚伪的笑:“赶紧去给我介绍,京城的青年才俊们。”

赫连星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伸手搭在我的额头上:“你没病吧?”

我一拍,干燥磨牙道:“你才有病呢,赶紧的。”

“臣来吧。”贺悟出声,嘴角勾着意味深长:“长公主请跟臣来。”

我眼睛余光看着御花园门口,南乙和母后已经走进来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这再不去认识青年才俊,会被母后和南乙笑话的。

贺悟不愧是朝堂之上的腹黑狐狸,我就说他认识京城所有的青年才俊,给我介绍的时候,差不多吧,人家祖宗十八代都猫出来。

我故作高冷,端着架子,对每个青年才俊,一顿胡夸乱造。

母后和南乙捡了最偏的位置坐了下来,喝茶聊天,就跟不认识我这号人似的。

南乙那个样子,让我心生不宁,踌躇不安,拉了一把小舅舅的衣袖,还没开口说话,一个长相俊秀的男子,过来拱手行礼:“两淮总督之子,河下,参见长公主,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身份挺好,长得也俊俏,就是这双眼睛小了些。

“免礼。”我手微微一抬。

“多谢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河下声音拔高道谢,而后声音低下:“公主,不知臣下是否有荣幸邀请公主到一旁赏花?”

自动送上门来不利用白不利用,反正我的目的是气死南乙。

“河下公子请。”

我说了一句,顺着他手的方向走去。

河下跟上我,来到芍药花旁,火红的芍药开得如火如荼。

河下拱手道:“长公主,臣下有一事冒犯,请长公主恕罪。”

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话没说之前先请罪。

可惜心思单纯了些,不知道皇权大于任何人,皇室中人不讲道理,出尔反尔大有人在。

“有话不妨直说,本宫不怪的。”

河下当下道谢:“多谢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臣下有一事不解,就是,京城的人都说贺大人是公主的心上人,公主为何还要召见青年才俊?”

我一把扯过一个火红的芍药,皱起眉头:“谁说贺大人是本宫的心上人?”

我去,这误会大发了,哪个不长眼的瞎扯?

哦,我突然想起来了,贺悟是我小舅舅的这件事情,也就仅限于宫廷之中,我们一家人知道,旁人是不知道的。

“京城的人都这样说。”河下倒是胆大妄为。

我把芍药花揉吧揉吧,扔进了花丛,故弄玄虚道:“身为臣者,多做实事,少如妇人一般嚼舌。”

河下神色一紧,连忙请罪:“臣下知晓,公主恕……”

“自己去领罚。”

南乙清冷的声音横插进来,我一个转身,他抓住我的手腕,拉着我就走。

“大胆放肆。”我挣扎骂道。

他握住我手腕的手,突然如惊蛰一般,松开了我的手,目光呆滞,神色古怪。

我扭动着手腕,“南乙,赶紧滚。”

南乙被我的声音惊着,不但没有滚,反而一把抱起了我,如一道残影般来到母后的面前,“阮月怀了身孕,我要带她回南疆。”

母后眼中一喜,站了起来:“赶紧走走走,别再回来,省得烦人。”

“多谢母后。”南乙道谢完,完全不顾我的意愿,抱着我施展轻功,就离开了皇宫。

我的水深火热生活,和他展开了斗智斗勇。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