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 第338章 最卑微的表白

作者:榴芒字数:6060更新时间:2020-08-06 23:55:05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简清权景吾-至尊龙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楚云瑶墨凌渊-

"果果,你先回去!"陆卿年极力克制住此事的情绪,否则,他怕自己会对她说出什么狠话。

"卿年,这件事瞒不住的,我们先趁早给悦悦的父母打电话吧。"夏忆安紧紧死抱住陆卿年的手臂。

陆卿年看着她,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拿出电话,给顾北打电话。

顾北从电话那头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会正在火海中,很有可能凶多吉少时,身子一晃,险些摔倒。

到底是经历过不少事的,很快稳住了心神,镇定地道,"我马上过去。"

顾北听着陆卿年说起的情况,知道顾子悦多半是悬了,也没想着瞒着自己的妻子,便跟林筱雪说了,又去了顾子雯的房间。

"雯雯,快换好衣服,我们出去。"顾北声音低沉。

"爸,什么事啊?这都十一点多了。我要睡了。"顾子雯正在追剧,懒得动弹。

"快走!"顾北猛地吼道。

"爸,你这是怎么了?"顾子雯被吓到,缩了缩脖子。

顾北强忍出心中的痛楚,压低了声音,尽量平和地道,"卿年刚刚打电话过来,你姐姐所在的那栋楼失火了,我们快过去看看,如果有什么意外,我们......我们也好把你姐姐接回来。"

顾北说到最后,已经控制不住地红了眼。

顾子雯被吓到,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去换衣服。

顾家人赶到的途中,火势已经进入了尾声,消防队已经有人穿着防护服进去了。

陆卿年从头到尾都站在原地,双眼死死地盯着实验室的那扇门。

此刻那道门已经被烧烂,窗户全部碎裂,里面全都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陆卿年抬腿往里面走,被夏忆安拉住。

"卿年,你干什么,里面现在还很危险,万一房子突然塌了怎么办?"夏忆安劝道。

陆卿年挣脱开她的手,直接跑了进去。

"卿年!"

夏忆安站在那儿,看着陆卿年奔进那栋黑漆漆的房子里,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双手死死地扣着掌心的肉。

陆卿年,在明知道还不安全的情况下,为了顾子悦扔下了她。

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陆卿年对顾子悦的在乎,已经不是一点点。

顾子悦,你千万别活着。千万千万。

那些消防队的人还在一二楼搜索,陆卿年则是直接奔到顾子悦所在的那一层。

"顾子悦,阿彪!"陆卿年冲着窗内喊。

从里面传来回音,却一直没有回应。

陆卿年踏着残骸一点点地往里面走。

原本瓷白的桌面这会已经看不清颜色,上面的试管仪器歪七扭八地倒在地上,四周并没有看到顾子悦二人的身影。

"顾子悦!"陆卿年在实验室周围喊道,越喊越是心凉,整个人都变得慌乱起来,一步小心踩到了一个圆柱体,摔到在地,手按在碎裂的玻璃上,瞬间鲜血流出。

因着这疼痛,陆卿年整个人倒是清醒了不少。

陆卿年在地上挨个地寻找着,既希望能够看到什么,又生怕会看到什么。

突然,实验室隔间的浴室突然发出了声响。

陆卿年立马抬头去看。

就见那门摇摇欲坠,突然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溅起无数灰尘。

"咳咳咳。"陆卿年咳了几声,捂住嘴。

"咳咳咳"

浴室里面同时响起声音。

陆卿年仿佛听到幻听一样,下意识抬头去看。

只见漆黑的浴室里,隐约有个庞然大物。摇摇欲坠地从地上爬起来。

"陆卿年?是你吗?"一个过分沙哑的女声响起。

陆卿年精神一震,连忙站起来往里面奔去,只见顾子悦站在淋浴头下面,这会还在淅淅沥沥地滴着水,旁边是一床被浸了水的被子,这会表面已经被烧焦。

另一半烧焦的被子下面,是因为吸入了大量浓烟已经昏迷过去的阿彪。

"你没事吧?"陆卿年喘息着问道。

顾子悦摇摇头,"我没事,事情发生的太快,我们来不及跑,就一直躲在这里面,幸亏没有断水。"

陆卿年喉间一哽,说不出话,只是连着点了点头。

"走吧。"顾子悦说道。

二人将阿彪扶到走廊上,透过照射进来的月光,顾子悦瞟见他手上的伤口,心中一惊。

"陆卿年,你受伤了?"说着,不等陆卿年回答,连忙将自己的薄外套脱了下来,将陆卿年的手腕绑住。

陆卿年盯着顾子悦急切又认真的样子,微微扯了扯唇角,罕见温柔地道,"没事,我不疼。"

顾子悦却是心疼得直掉眼泪,眼泪顺着脸颊滚落,"流了这么多血,怎么会不疼的,我刚刚不应该让你帮忙扶阿彪的,伤口肯定用力又震开了。"

看着顾子悦那自责的模样,陆卿年伸出另一只没事的手去抹顾子悦的眼泪,"哭什么哭,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是男人。"

"不能流了,不能再流了,你的血那么珍贵的,你快把手抬起来。"顾子悦急急地说道,见陆卿年无所谓的样子,她伸手去拉着陆卿年的手往上,又命令式地道,"你快抬起来啊!你想死吗!"

"好,好,好,你别哭了。"陆卿年又是无奈又是好笑,明明他是来救人的,这会却反倒一副被救治的模样。

就说话的功夫。楼下的消防员已经听到了这里的动静赶了上来,将阿彪送了下去。

顾子悦跟着陆卿年下来的时候,顾北跟林筱雪已经冲了上来,看到居然安然无恙的顾子悦,林筱雪冲过去,一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母女俩都哭得不行。

没一会儿,夏忆安瞧见陆卿年跟顾子悦下来,心中嫉妒到了极点,不过,脸上却强装着优雅大气地上前道,"卿年,既然已经没事了,我们快走吧。"

她给陆卿年喝下的药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要发作,这会已经到时间了,她不能错过机会。

"卿年哥哥,你受伤了?"顾子雯瞧见陆卿年手上的血,大声地喊道。

夏忆安闻言,连忙低头去看,看着那血淋淋的手,下意识地伸手去拉陆卿年的手,却被顾子雯打开。

"你干什么,你没看见卿年哥哥的手在流血吗?"顾子雯大声呵斥。

"卿年,走,我们去医院。"夏忆安理都不理顾子雯,只着急道。

"卿年哥哥,你受伤了不能开车,让我爸爸送你。"顾子雯也不忘表现机会。

"卿年,我开你车送你吧。"夏忆安这会慌乱到不行,生怕陆卿年的异状被发现。

"夏忆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占着卿年哥哥不放,你到底安的什么心。"顾子雯呵斥道。

"顾子雯,你搞清楚,卿年是我的男朋友,难道我会不希望他好好的吗,他要不是为了去救你姐姐,会受伤吗?"

"那要不是你,我姐能进监狱,能碰到这样的事情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不就是因为卿年哥哥会......"

顾子雯的话还没说完,就听旁边"咚"地一声,大家顺声看去,只见陆卿年一下子栽倒在地。

瞬间,场面变得混乱起来,顾子雯跟夏忆安都被吓到,还是顾北反应快,连忙将人弄上了车,连同顾子悦阿彪一起送去医院。

车上,顾子悦将陆卿年抱在怀里,只觉得他的身体烫的不行,险些急的哭出来。

医院早已经接到消息,陆卿年一进去就被送去了急诊室。

很快,周亦白一家人赶了过来,轮流给陆卿年输血。

好在时间还算是比较及时。陆卿年虽然因为失血过多,但因为输血及时,问题不大,很快被送到了病房。

周亦白则是被医生请到了办公室。

"周先生,刚刚我们给您的儿子顺便做了下检查,发现他的胃里有一些催情的药物,这个药主要用于风月场所,好在您的公子身体健康,还有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这才暂时被压制住。"医生凝重地道。

周亦白听得心里一个咯噔,连忙问道,"那这个药对我儿子的身体有没有影响?"

"这个药没有什么副作用。只是药劲比较霸道,多用于想要怀孕的时候。"

医生说的含蓄,但周亦白怎么会不懂。

今晚陆卿年是跟夏忆安在一起,能给他下这种药的,也只有夏忆安。

原本他以为夏忆安哪怕是有点小聪明小心机,可只要对自己儿子真心实意,其他小毛病都不算什么,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打起了这样的主意。

周亦白又问了一些陆卿年的身体状况便离开了办公室,到了病房里,陆卿年还在昏迷着。病床前围了不少人。

周蜜蜜这会眼睛都已经哭肿了,眼巴巴地看着自家昏迷的大哥。

夏忆安虽然也着急,可周亦白明显地看见她的紧张多过于担心,如果不是医生跟他说了情况,他这会肯定只会将她的不对劲当成是担心陆卿年。

"好了,卿年需要休息,你们都先回去吧,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大家也都好好回去休息下吧。"周亦白道。

江年因为喝醉了这会自己在家,周亦白有些不放心,让周蜜蜜兄妹二人也一起离开。

"叔叔,就让我留在这里陪着卿年吧。"夏忆安眼巴巴地道。

周亦白摇头,语调冷冽,"用不着,夏小姐先回去休息吧,你是明星,若是被人发现你在这里,对卿年也会有影响。"

这个理由,让夏忆安无从反驳。

正打算听安排,就听一直没有说话的顾子悦开口道,"周叔叔,今晚就让我陪着陆卿年吧,我正好也需要留院观察。"

顾子悦的咽喉因为吸入大量的浓烟,医生建议她明天的时候再做一次检查,所以今晚她已经经过特殊申请可以留在医院。

周亦白点点头,"好,那就辛苦悦悦了。"

"姐,我也要留下来照顾卿年哥哥。"顾子雯立即道。

"雯雯,你跟我们回去。"顾北道。

"可是姐姐一个人照顾卿年哥哥不会很辛苦吗?"顾子雯道。

"你是照顾人的料吗?你就别在这里添乱了。"

顾子雯还想争取,直接被林筱雪拖走了。

最后病房里面只剩下顾子悦一个人。

床上的陆卿年依旧昏迷着,顾子悦没有丝毫困意,眼睛一错不错地看着他。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明明这会陆卿年正深陷痛苦中。可她心里竟然却生出一种能多看一会算一会的变态感。

她从没这样大胆又坦然地盯着看过陆卿年,每一次,都是从电视上,报纸上,甚至是躲在暗处偷偷地看上那么一眼。

她想伸手出去碰一碰陆卿年,可是她不敢,生怕被陆卿年知道之后用那种厌恶的眼神凌迟她。

她怕陆卿年觉得她恶心,怕他嫌弃。

她怕现在碰到他,自己心里那份隐秘地感情就再也控制不住。

顾子悦抿唇,突然轻轻地道,"陆卿年。"

床上的人没有回应,连眉头都没有动一下。

顾子悦深呼出一口气。大着胆子,伸手握住了陆卿年有些泛着凉意的手。

带着颤抖,还有她心中的那份虔诚。

"陆卿年,卿年哥哥,我是悦悦啊,你是不是都不记得我了,可是一直都记得,你抱着我够树上的花,你说我很乖,虽然我跟雯雯长得一样,可是你每次都能够轻易地认出哪个是我,哪个是雯雯。"

"雯雯从生下来身体就不好,妈妈总说,要让我让着妹妹,一定要保护妹妹,只有你会关心我会不会受委屈,会因为我被妹妹欺负骂她,我知道你很聪明,爸爸说你会让华远集团更上一层楼,我都知道的,你不会喜欢上这样的我,可是我还是想要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距离你更近一点点。"

"在我记事的时候,你跟果果姐姐就很要好,你说她是你的女朋友,以后长大了会是你的新娘,你心里只把我当成一个小妹妹,可是我现在还是想要偷偷地告诉你,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了。"

顾子悦一个人默默地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并没有注意到。就在她说喜欢的时候,陆卿年的睫毛动了动,先是眉头蹙紧,随后又缓缓松开。

陆卿年原本睡的很沉,可是后面听到旁边有人絮絮叨叨地在说话,他听不清楚,只觉得有些烦人,想要让她闭嘴。

可听着听着,那道声音越来越低,他听到有人对他说喜欢。

喜欢,这个词并不新鲜。

从他懂事开始,所有见过他的人没有不喜欢他的,那些年长的阿姨恨不得抢他回去当自己的儿子。

而那些同龄的小女孩则是争着抢着要做他的女朋友。

他从里面选了最漂亮的夏忆安,甚至他自己都已经认定,夏忆安就是他以后的另一半。

陆卿年越想越是头疼,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等到看清头顶的天花板之后,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前后经过。

略一抬头,便瞧见了正趴在他床边的女孩。

短发柔顺地勉强遮住耳朵,露出她白皙纤细的脖颈。

小脸皱起,可见睡的并不安稳。

她的手,此刻正抓着自己的手。柔软的触感让陆卿年有些无所适从。

他想起了睡梦中隐隐约约的告白。

顾子悦,喜欢他?

所以,顾子悦撞果果,并不是意外?而是出于嫉妒?

陆卿年虽然现在要跟夏忆安分手了,可是顾子悦撞夏忆安的事情,还是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

想到这里,陆卿年甩手,将顾子悦的手甩到一边。

顾子悦立即醒了过来,看着已经醒来的陆卿年,惊喜地道,"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伤口还疼不疼?"

陆卿年沉着脸。"怎么是你在这,其他人呢?"

"他们都回去了,我需要留院观察,所以就在这里陪你。"顾子悦老老实实地道。

"你走吧,我不用你陪。"陆卿年道。

"那你想不想喝水,或者想要吃点什么东西?"顾子悦殷勤地道。

"我说了,让你滚!我不想看见你!"陆卿年沉声道。

顾子悦见他脸色黑沉,语气很不好,猜想他可能是因为没有看见自己想见的人才会这样,抿唇道,"那你联系果果姐吧,她到了我就走,你现在受了伤,没有人陪着你我不放心,周叔叔他们先回去了,好像是阿姨这会还醉着他得赶回去陪她。"

"顾子悦,你耳朵是聋了吗!我说了让你滚,我不想看到你!"陆卿年怒吼道,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手上的针回血,顾子悦吓的不轻。

"好好好,我走,我马上就走。"顾子悦不敢耽搁,连忙往外走,也不敢直接离开,躲在门外偷偷地看着。

见陆卿年在她出去之后平静下来,这才松了口气。

顾子悦坐在外面,时不时看看点滴,快没有的时候就跑去叫护士。

第二天一早周亦白就来了,看见顾子悦坐在门外可怜巴巴的样子,连忙上前,"悦悦,你怎么在这。"

顾子悦笑着道,"周叔叔,卿年哥哥已经醒过来了,你快去看看他吧?"

周亦白了然,蹙眉,"他把你赶出来的?"

顾子悦赶紧道,"不是的,是我自己要出来透透气的。"

周亦白怎么可能信,"走吧,跟我进去看看。"

顾子悦踟蹰了会,还是跟着周亦白走了进去。

"感觉怎么样了?"周亦白进去之后,见陆卿年松着,直接问道。

"没什么大事。"陆卿年淡淡地道。

"你怎么把悦悦赶出去了。她昨天吸了不少浓烟本来就应该安心静养,结果被你撵去外面坐了一晚上。"周亦白道。

"我不需要。"陆卿年蹙眉,随即看向顾子悦,"出去。"

顾子悦忍住心里的酸涩,笑着道,"周叔叔,你们还没吃早餐吧,我现在出去买。"

说完,不等周亦白说话,直接出门去了。

周亦白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儿子。语重心长地道,"那件事悦悦也不是故意的,几个月过去了,你怎么还是放不下?"

陆卿年不说话,沉着脸。

周亦白看着这张跟自己相似的脸,突然就懂了当初自己的父亲看自己对叶希影着迷时怎么劝都劝不了的无奈。

这个儿子无疑是自己的骄傲,可是他的固执跟偏见,却让他变的不像是他了。

周亦白担心适得其反,没有再提顾子悦的事情,反倒是道,"你昨天是不是跟夏忆安在一起?"

陆卿年点头,"她来找我。"

周亦白无奈道。"那你怎么就没有小心点,没察觉昨晚的酒里面有什么问题?"

闻言,陆卿年蹙眉,"什么问题?"

周亦白将昨天医生的话复述给他听,陆卿年眉头蹙的更紧。

仔细回想了下昨天的事情,确实,夏忆安动过那个酒,以及后面,他身体的各种异常,只是当时情况紧急,他没有多想。

现在仔细想想,似乎哪哪都有漏洞。

夏忆安一直粘着他,还想试图带他离开,昨晚她说的那些话,全是问题。

"爸,你去帮我把报告拿过来吧,今天就出结果了。"陆卿年道。

周亦白点头,自然明白陆卿攫说的是什么,很快,他就让人将那份文件取来了。

陆卿年看完之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不知道变得多难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