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剑道第一仙 第三百四十二章 丧钟为谁而鸣

作者:萧瑾瑜字数:4764更新时间:2020-08-04 05:15:48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简清权景吾-至尊龙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楚云瑶墨凌渊-

一击,百丈黑色铜钟便将苏奕镇压其内!

众人皆猝不及防,瞪大眼睛。

就见虚空中,黑色铜钟轰鸣,四周浮现一方幽暗血腥的冥狱,有滚滚血色雷霆翻腾激荡,诡异恐怖。

而苏奕的身影,则完全看不见了,不知生死。

“这……”

那些陆地神仙齐齐呆滞在那,完全无法想象,之前还强横无边的苏奕,怎会在一击之间,就被镇压。

那被魔灵侵占躯壳的苏弘礼竟如此恐怖?

那黑色铜钟又是何等层次的宝物?

“怎会这样?”

月诗蝉、葛长龄、木晞等人皆色变,心中发寒,没人会想到,宛如纵横不败的苏奕,会突遭这等打击。

一时间,他们心都揪住,紧张不安。

“哈哈哈,父亲把苏奕镇压了!”

苏家内,苏伯泞狂笑,眉飞色舞。

虚空中,苏弘礼不禁冷笑:“你这等蠢货,也配当本座的儿子?再敢多嘴,本座杀了你!”

苏伯泞神色一滞,笑容凝固,呆在那,内心的高兴被冷水浇灭,如坠冰窟,这……这是什么情况?

一侧,游青芝脸色铁青,失魂落魄。

她已看出来,如今的苏弘礼,早不是以前的苏弘礼了!

这时候,苏弘礼那猩红妖异的瞳盯着那百丈高大的黑色铜钟,悠然开口道:

“苏奕,只要你认输,本座便饶你一命,否则,在本座那冥狱雷刑钟的炮制下,你必逃不过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声传全场。

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看向那一口黑色铜钟,那里冥狱森森,血雷翻腾,妖异恐怖。

便在此时,苏奕的声音从那黑色铜钟内传出:

“我给你一个机会,动手便是,我倒要看看,这小小的魔道灵宝,能否奈何我苏某人。”

声音淡然如旧。

全场一呆,大感意外,都被镇压于那魔宝之下,苏奕怎还如此淡定?他就不担心被彻底镇杀?

“是吗。”

苏弘礼仰天大笑起来,血色长发飞扬。

轰!

他一身气息变得暴戾阴森,双手十指如抚动琴弦般,在虚空中掐诀,结出一种种玄妙法印。

远处虚空,百丈高大的血色铜钟轰然运转,那一方血色冥狱映现出尸山血海般的景象。

更有滚滚血色雷霆,如瀑般从黑色铜钟上飘落,激荡轰震。

一眼看去,那片虚空都似要被炼化,被浓稠的血色浸染,毁灭般的恐怖气息蔓延扩散。

无论是陆地神仙,还是其他武者,仅仅远远看着,便心生恐惧,浑身僵硬,骇然失色。

都无法想象,被镇压在黑色铜钟内的苏奕,又该承受着怎样恐怖的打击。

“苏奕,若承受不住,你可千万别逞强,本座对你可欣赏的很,只要你求饶,本座必网开一面。”

苏弘礼开口,阴柔的声音响彻天地。

他很自负,气息若一尊妖神般,震慑全场。

唯有他清楚,但凡被镇压在冥狱雷刑钟内,就如身处血色炼狱中,时时刻刻会遭受到‘冥狱血雷’的轰击。

别说是宗师境人物,就是元道三大境界的任何修士,一旦遭此杀伐,也和草芥蝼蚁没什么区别,终不免落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甚至,若是在他巅峰全盛时期,以此宝之威,都能严重威胁到灵道大修士的性命!

而就在众人惊骇之际,黑色铜钟内,响起苏奕的声音:

“就这?”

轻飘飘两字,有失望、有不屑、有轻蔑。

落入苏弘礼耳中,却似对他尊严最大的挑衅般,让得他一对猩红的瞳都眯了起来,浑身气息汹涌可怖。

“咄!”

苏弘礼暴喝,浑身血气翻腾,妖光激射,他手中结出一个奇异的妙诀,猛地隔空朝远处的黑色大钟按去。

轰隆!

黑色铜钟大放血光,激射九霄,威势愈发恐怖了。

到了此时,极远处那占地足有上百亩的苏家府邸,也遭受到了冲击,一座座房屋倾塌,精美的楼阁、殿宇、亭台、庭院……

皆如遭受风暴肆虐,化作废墟一片,满地狼藉。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也是让苏家许多族人都来不及闪避,便遭难殒命,一时间,苏家内惨叫连天。

可此时,没有人在意这个小插曲。

所有的目光,都死死盯在那黑色大钟上,此宝威势愈发恐怖了,比刚才强大了不知多少。

这等情况下,被镇压其中的苏奕还能撑得住吗?

苏弘礼的呼吸也有些急促,显然,连续全力运转黑色铜钟,也是让他有些吃力了。

“苏奕,滋味如何?本座知道你没死,也正因为你足够强大,本座才会多次给你求饶的机会。”

“可现在,你该清楚,再这样下去,即便本座想给你活路,你也难免一死!”

苏弘礼大喝,一副运筹帷幄,稳操胜券的姿态。

众人心寒。

一些老辈人物,都已不禁暗叹,认为苏奕已在劫难逃。

而像使风流、寂河、云钟启等人,内心不免有一丝遗憾。

他们视苏奕为仇敌,早有灭杀苏奕的心思,原本还想着,等苏奕负伤之极,趁机出手,将其杀死。

可现在看来,他们已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师尊。”

兰娑有些焦急,传音给云琅上人。

“再等等,还没有到分出胜负的时候。”

云琅伤人沉声开口,他自然看出,眼下苏奕处境虽岌岌可危,可还未真正遭难!

这时候,苏奕的声音再度响起:

“有一说一,身为此宝的一缕魔灵,可你对此宝的掌控,着实差劲,若我没看错,你应当先天底蕴有损,灵性不全,不曾真正蜕化为真正的灵体,也怪不得这些年来,你会被苏弘礼一直压制着,的确太弱了。”

话语随意平淡,却让远处观战者皆哗然不已。

“苏奕他没事?”

使风流这些本以为苏奕必死的陆地神仙,全都错愕,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等恐怖的镇压,都奈何不了他?

这怎可能!?

“没事吗?”

月诗蝉、葛长龄、木晞等人内心总算振奋了一些,眉宇间的阴霾都驱散不少。

苏奕的话语,中气十足,一如之前那般淡然从容,更是将那夺舍了苏弘礼的魔灵贬低得一无是处。

这等情况下,谁能不知道,苏奕在这多次镇压中,并未真正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这就叫胜负未定!”

云琅上人轻语。

兰娑点了点头,明显松了口气。

而此时,苏奕那每一句话,就如锋利无匹的刀尖般,狠狠戳进苏弘礼的心窝。

他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一对猩红的瞳写满羞愤恼恨之色,浑身气息都变得凶厉狂暴起来。

连他都没想到,在自己不断施展妙诀,连番以冥狱雷刑钟进行轰击的情况下,苏奕这样一个宗师境少年,竟能够支撑到现在!

更不可思议的是,他似乎……已经窥破了自己的一些底细!!

深呼吸一口气,苏弘礼眸子中杀机毕露,道:“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座给你机会,你不要,那就死去吧!”

他猛地纵身而起,双手在空中虚托。

嗖嗖嗖!

一道道猩红妖异的神虹,从他身上暴掠而出,宛如千百利剑般,呼啸冲进那黑色大钟内。

嗡~~

大钟轰鸣,黑色的钟身竟化作血红色,表面都在淌血似的,妖异恐怖,附近虚空都猛地凹陷一大块,似承受不住此宝的凶威。

远处陆地神仙人物,皆齐齐远远退开,冷汗直冒,此宝释放出的威能太过可怕,让他们全力化解之余,还不得不退!

轰隆!

这一刻,天地色变,风云激荡,那冥狱雷刑钟的气息,令千丈范围的区域,皆陷入震荡之中,有倾覆崩坏的迹象。

这无疑太可怕了。

虚空中,苏弘礼大口喘息,脸色惨白透明,明显是施展这样一击后,令他自身的力量严重损耗。

“这一次,你苏奕还能活下来不成?”

苏弘礼唇角微翘,血红的瞳孔尽是冷意。

他确信,就是灵道大修士被困其中,也注定要遭受重创,更遑论苏奕这样一个宗师境少年了。

可让所有人都瞠目的事情发生了

“就这?”

就听苏奕那熟悉的淡然声音再次传出,依旧是那轻飘飘的两个字,只是这一次,声音中没了轻蔑、没了不屑,只有浓浓的失望。

似意兴阑珊、百无聊赖。

似满腔期许,化作泡影。

似一直的等待,到最后成了镜花水月一场空。

就是被魔灵夺舍的苏弘礼,都愣住了,听出这两个字中所流露出的失望情绪,整个人都不敢相信,苏奕哪来的底气敢如此嚣张。

便在此时,再度传来苏奕的一道轻叹声。

而后,在一众不可思议目光注视下,那虚空中百丈高的冥狱雷刑钟猛地剧烈一颤,骤然间不断变小。

最终,此宝化作巴掌大小,落入一只修长白皙的大手中。

哗啦~

紧跟着,附近虚空那一方冥狱虚影和血色雷霆如潮水般,涓滴不剩地涌入黑色铜钟内。

而后,一道峻拔颀长的身影,映现在那片虚空中,青袍如玉,淡然出尘,一手托着一个黑色铜钟,一手拎着绝殇凶剑。

随意立在那,便如神祇临空,睥睨人间!

这样一幕,让本以为苏奕必死无疑的使风流、寂河、云钟启等人皆傻眼,完全呆滞在那。

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月诗蝉、葛长龄、木晞他们同样也被这一幕惊到。

可看到苏奕毫发无损地破困而出时,他们一个个皆如释重负,眉梢眼角之地,都不禁涌现出轻松之色。

“公子如谪仙,翻手定风雨!”

云琅上人禁不住感叹。

虚空中。

那一道峻拔身影若谪仙般出尘空灵。

那之前显露恐怖神威,让那些陆地神仙都胆寒惊惧的冥狱雷刑钟,如今则化作巴掌大小,滴溜溜悬浮于苏奕左手掌心之上!

谁能想到,经受那等足以让元道修士都绝望的镇压之下,苏奕却竟能毫发无损的脱困?

这简直就像个奇迹!

“你……”

苏弘礼瞪大眼睛,似也不敢相信,难以接受。

“很意外?之前我只是好奇,此宝究竟是什么来历,才愿主动被困,只为感受一下此宝的玄机。”

苏奕说到这,禁不住一声轻叹,“谁曾想,此宝虽能孕育出你这等残缺不全的魔灵,可明显曾遭受过严重的创伤,让其威能十不存一,着实不免让人失望。”

简而言之,就是这冥狱雷刑钟,虽威能恐怖,却终究是有残缺的,并且还很严重。

众人都被苏奕的话语惊到,这才猛地意识到,苏奕之前,并非是实力不堪,而是他主动选择被困……

这时候,夺舍苏弘礼的魔灵宛如失控般,嘶声道:“你究竟是谁?为何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声传天地,透着难掩的愤怒和疑惑,还有一丝丝气急败坏的味道。

一个宗师境少年,却能抗住足以杀死元道三大境任何修士的力量,谁能不惊,谁能不惑?

苏奕没有理会苏弘礼。

他目光一扫四周,就见千丈天地之内,满目疮痍,尽是废墟焦土,更远处,无数观战者呆滞恍惚。

就是那些个陆地神仙,也惊疑不定,

此地,原本熙熙攘攘,繁华如水。

可此时,就如一个破败不堪的萧瑟战场,硝烟弥漫,冷寂肃杀。

“该结束了。”

苏奕自语,淡然的声音,像缥缈的风在天地间回荡。

而后,他屈指在黑色铜钟上一弹。

铛!!!

钟声如怒,化作如有实质的一股血色洪流,朝着远处的苏弘礼暴冲而去。

苏弘礼本欲闪避,可躯体不受控制般,被那钟声牢牢钳制住,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股血色音波洪流冲来。

“不!”

夺舍苏弘礼的魔灵尖叫,目眦欲裂。

他本是和冥狱雷刑钟一体,可此时,他不止失去对冥狱雷刑钟的掌控,反而还遭受到了此宝力量的压制!

轰!

血色音波冲撞在苏弘礼身上,光雨迸溅中,就见一道虚幻般的血色身影,从苏弘礼躯体内狠狠倒飞出去。

仔细看,这虚影如若血色光影交织而成,模样模糊,浑身翻腾蠕动,浑身气息,和那冥狱雷刑钟如出一辙!

无疑,这就是那一道魔灵!

苏奕屈指再弹。

铛!!!

一圈圈涟漪般的血色音波化作铺天盖地的大网,覆盖而下,那血色魔灵发出惊恐的尖叫,转身就逃。

可又哪里逃得了,眨眼间而已,就被血色音波覆盖困住,浑身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爆鸣,遭受到可怖的重创。

“苏奕,放本座一条生路,本座愿臣服于你,誓死效命!”

血色魔灵发出仓惶痛苦的哀嚎。

铛!

回答他的,又是一道钟声,血色音波犹如开天之刃,斩在那被困的血色魔灵身上。

轰!

血色魔灵的身影,登时如泡沫般炸开,溃散的光雨,都被抹杀一空,彻底消失不见。

群雄皆为之惊骇。

天地死寂,唯有苍茫厚重的钟声在回荡。

恰似送丧之音,响彻苏家上空。

长鸣玉京城内外。

ps :4300字大章送上!

有童鞋已猜到了,这个剧情,便是在呼应这一卷的标题“玉京城内外,丧钟为谁而鸣”。

等把玉京城接下来的剧情写完,金鱼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写一个百万字总结,聊一下这四卷剧情和一点总结。

有兴趣的童鞋,可以关注一下金鱼的公众号“xiaojinyu233”。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