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狂恋你 一颗彩蛋。

作者:甜醋鱼字数:7892更新时间:2020-08-07 02:27:50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简清权景吾-至尊龙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楚云瑶墨凌渊-

十二月, 堰城私高,办公室。

“闻知灵,你去帮老师把上次的测试卷发下去。”班主任说。

“好。”

应声的女孩儿穿着堰城私高的校服, 不死板, 很学院风的衬衫搭毛衣背心,外面是红白两色的棉服,底下是半身裙,打底袜包裹着一双纤细笔直的腿。

其实冬季校服是配套的裤子, 但太过臃肿,闻知灵嫌丑, 不爱穿。

不过她成绩好, 老师也不唠叨她。

她抱着一摞试卷准备出去,又被八班班主任叫住了:“诶对了, 闻知景是你哥哥吧?”

堰城私高一班至八班是理科班, 闻知灵在九班,是文科班。

“嗯,怎么了老师?”

“你帮我去把你哥和林槐然叫过来。”

大概是这种情况实在太多了, 一听他说完, 旁边办公桌上的老师就笑了:“怎么了,这俩混世魔王又干什么事儿了?”

八班班主任将试卷往桌上重重一丢:“这俩考得什么破试!”

“怎么?考多差啊?”

“理综两人并列年级第一287分, 就这个语文他妈的考的什么玩意儿, 直接给我们班平均分都拉下好几分,闻知景作文直接没写, 林槐然更不像话,理解问他对此怎么看, 他倒好,给我写了个‘不怎么样’?!什么态度!?”

那老师乐得不行:“你就知足吧, 人家好歹理综都能拿年级第一呢,也拉高不少平均分了,而且你班上两个校草,说出去多有面儿啊。”

“拉倒吧,校草有什么用,靠着脸整天勾引我班上听话的女娃娃们,指不定会不会弄得人家成绩下降呢!”

闻知灵:“……”

她轻咳一声:“老师,那我去把他们叫过来。”

八班班主任没注意到她还在这儿,一时口无遮拦,有些尴尬,摆摆手:“行,谢谢啊。”

***

从办公室出来,闻知灵朝八班教室走去。

如果说林槐然和闻知景是公认的两个校草,那么闻知景便是公认的校花。

她走过理科班这层楼,走廊上好些男生都冲她吹口哨,闻知灵一概不理,完全无视。

小时候她性格就娇气,长大后便变得越发娇纵,小姑娘脖颈生得漂亮,纤细白皙,像只高傲的白天鹅。

她走到八班教室后门,往里张望,没看到哥哥和林槐然。

忽然,她马尾被人从后面拽了下,闻知灵被拽得仰头,往后踉跄了步,同时腰间被托了把。

一个含着笑意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吊儿郎当的:“这位同学,偷看谁呢?”

闻知灵都没回头,一听到这个嗓音就直接眼前一黑。

如果问闻知灵到如今17岁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年少无知时候给自己找了个“男朋友”,甚至于还在网上记录在案,到现在都能找到。

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四岁时候的污点竟然要这样伴随她一生。

林槐然臂弯里抱着个篮球,黑发湿漉漉,身上也热烘烘的,桃花眼一染上笑意便显得特别勾人。

他靠在墙上,眉眼低垂,眼皮一压又一抬,从头到脚地扫了她一通。

慢悠悠道:“你还真是关节炎头号预备军啊。”

这话是在怼她冬天还穿秋季裙装校服。

闻知灵瞪他一眼,避嫌似的迅速撤开几步,压低声音:“你自己就一件衬衫!”

林槐然扯了扯领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一段精致的锁骨,喉结上下滑动,透着股莫名的属于少年的欲气。

闻知灵抿唇,移开视线。

“我这刚打完篮球一身汗,跟你能一样?”

校花校草聚头,在校园里没有比这更吸睛的了,更何况这一对还有段“娃娃亲”。

两人正在这说着话呢,旁边插进来一个女声:“然哥,一会儿我们班女生要篮球训练,你来给我们辅导一下呗?”

闻知灵偏头看去,是十班文科班的女体委,叫程欢,长得漂亮,性格大大咧咧,学校大半的人她都认识。

林槐然看她一眼,淡声:“下节有课。”

“你们不是自习课么,你就撬个课来江湖救急一趟呗。”

“再说吧。”

那女生也不介意他的冷淡态度,笑嘻嘻地说了句“那等你啊”便先离开了。

闻知灵暗自翻了个白眼,不再废话:“我哥呢?”

林槐然看向她:“我哪知道。”

“你不是跟他一起打球吗?”

话音刚落,闻知景便也回来了。

“你们班主任让你俩去趟办公室。”闻知灵交代完便直接头也不回地走了。

闻知景啧了声,不用想都知道是为了什么破事儿。

而随着闻知景跑过理科班走廊,外面那些男生们视线也跟着她的身影动。

林槐然轻嗤一声:“行了吧你们,人影子都没了,一个个还盯着看呢,就你们那点儿出息。”

两人往办公室走。

林槐然嗅到些残留的香味,皱眉,侧头问:“你妹是不是还喷香水了?”

“她臭美,家里一柜子香水,我爸说都不听的。”

“这读着书呢,喷什么香水,还大冬天穿那么短裙子,就她这样像什么学生?还班长?”

“原来你也会说――”闻知景了然地看他一眼,慢吞吞道:“就她这样像什么学生。”

“……”

到了办公室,两人齐刷刷站在办公桌边听训。

老师训得脸红脖子粗,他俩倒好,依旧嬉皮笑脸的。

林槐然还给老师沏了杯茶,好心劝:“您先润润嗓子,别气坏了,身体要紧。”

老师怒发冲冠:“林槐然!”

总算是闭嘴了。

因为两人态度不端正,这一场训话硬生生延续了整整半个小时。

自习课都已经进行了大半,肯定赶不及去教那些女子篮球训练了,林槐然也不在意,都已经走到办公室门口,又折返回来,走到九班文科班主任面前,笑着:“老师好。”

九班老师是个年轻女人,被他这一笑心都化了,态度也很和善:“有事儿?”

“嗯,是有点事儿。”林槐然说,“就是您班上的闻知灵,她这不是大冬天的还穿着短裙吗,其他倒是都没问题,主要是健康问题,这天又湿又冷的,不能只顾着漂亮,您说是不是?”

那老师都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啊啊,是。”

“闻知灵她大概六岁就进入了叛逆期,爸妈说也不听,她哥哥说也不听。”林槐然指了指门口的闻知景,“都拿她没办法。”

闻知景:“……”

林槐然:“所以还麻烦您好好劝劝,大冷天的就穿冬季校裤吧,另外在学校也别喷香水了。”

一切大功告成,他撂下一句“谢谢老师”,便跟闻知景一块儿出去了。

“你知道你刚才那一番话开得有多突兀吗?”闻知景一脸无语,“让穿冬装就算了,怎么人小姑娘喷个香水你也管?”

林槐然轻嗤一声,不屑道:“我们都知道她喷的是香水,有些不长眼的傻逼之前还在背地里说什么校花身上有体香什么的,说话时那表情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闻知景笑着说:“你喜欢人家就好好说,跟人班主任告状算什么。”

林槐然迅速说:“谁喜欢那臭丫头。”

“行,你不喜欢。”闻知景也懒得掰扯,“要是让她知道是你跟她老师说的这些,她肯定要恨死你了。”

***

林槐然的告状收效显著,当天下午老师就找了闻知灵谈话。

第二天上学闻知景便发现她终于穿上了她那条崭新的臃肿的冬装校裤,闻梁和陈喋见她下楼都吓了一跳。

因为当初想要一件长一点儿的冬装上衣,所以闻知灵选的号很大,以至于那条裤子非常长,都有点拖地。

上学路上,她还特别别扭地扯着校裤。

闻知景随口问:“你今天怎么穿这裤子了。”

闻知灵抱怨:“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跟我班主任告状,不让我穿裙子也不让我喷香水,多管闲事,烦死人了。”

闻知景嘴角很轻的向上一提,却被她余光捕捉到:“你是不是知道!”

“什么?”他装傻。

“是不是你告状的!”

“我有这么无聊么。”他看了眼闻知灵,那样子摆明不信。

要知道闻知灵真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要真被她盯上指不定怎么在爸妈那折腾他呢。

闻知景为了自证清白,迅速倒戈:“林槐然干的。”

“林槐然!?”她睁大眼,“他干嘛要这样!”

闻知景耸了耸肩,没再多说,揽着自家妹妹上车往学校过去。

***

到学校,文科班

和理科班不是一个楼层,两人在楼梯口分开,闻知灵又上了层楼到教室。

下午有节体育课,八班和九班一起。

如今临近元旦晚会,闻知灵作为班长又兼职文娱委员,便趁体育课自由活动时期去排练到时候的班级合唱,其中闻知灵负责的是钢琴四手联弹。

跟朋友经过篮球场,碰上八班男生们正在打篮球。

“诶,灵灵,你看那边。”朋友挽着她的手小声又难掩激动,一个劲的示意篮球场。

闻知灵侧头看了眼,依旧平静:“怎么了?”

“好帅啊!”朋友激动道,复又叹了口气,“不过你肯定不激动,一个是你哥哥,另一个还是你青梅竹马,都看习惯了。”

“……”

闻知灵又看了眼,正好看见十班的程欢跑到篮球架边喊了声林槐然的名字。

身边朋友说:“嗳对了,我听说程欢最近追林槐然追的可猛了,天天去找他,送水送奶茶的。”

闻知灵抿嘴:“哦。”

“不过灵灵,你会生气吗?”

“生气什么?”

“就如果林槐然他找了个新女朋友的话。”

“……什么叫他找了个新女朋友,你说的我是他前女友似的。”闻知灵说,“你不会觉得我们四岁的那点儿事是真的认真谈恋爱了吧?”

“那倒不至于,不过你跟他关系好,不会觉得他被其他女生抢走了吗?”

闻知灵嗤声:“谁跟他关系好了,我都烦死他了,他谈恋爱才好呢,省的我天天跟他一块儿被议论了。”

她说这话时正好经过篮球架旁,林槐然走到程欢面前,刚巧听见。

他略一抬眼,视线落在闻知灵身上。

程欢看着他,晃了晃手里的矿泉水瓶:“然哥?”

林槐然收回视线,下意识接过矿泉水瓶。

拿到手心里才反应过来――他对这程欢没什么兴趣,之前她送东西也从没拿过,可她不厌其烦坚持不懈,次次送来。

果然,这回见他竟然拿了,程欢瞬间眼睛都亮了。

林槐然一顿,扬了扬水瓶:“以后别送了,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呀。”

“容易让人误会。”

林槐然点到即止,又颇为绅士的拧开瓶盖,自然而然将水还给了程欢。

闻知灵其实已经和朋友走出一段距离,却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的起哄声,忍不住回头看了眼――

便见到林槐然接过水。

“?”

拧开。

“??”

又递给了程欢。

“???”

很好。

林槐然越来越有出息了。

原来不是被女生追求送水,而是主动帮人拧瓶盖!

昨天在老师那儿告她的状,现在自己倒是还早恋泡妞了。

闻知灵挽着朋友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离开篮球场后来到音乐教室,到时要和闻知灵一块儿为合唱伴奏四手联弹的搭档已经在门口等她了。

班上的学习委员,一个斯斯文文的男生。

“知灵!”他笑着扬手跟她打招呼。

“嗯。”闻知灵还在想刚才篮球场的事,心情有些不爽,也就不太热络,“你之前有在家练习过吗?”

“练了练了,应该不会拖你后腿。”

“啊。”闻知灵顿了顿,“可我还没练过,最近太忙了。”

“那也没事,这首歌不难的,我可以教你。”

只不过很快他就发现闻知灵哪里用得着他来教,只熟悉了两回她就已经能够很流畅地弹出来了。

“你也太厉害了吧。”

“小时候学过几年。”

“你这手就是我以前钢琴老师说的最适合弹钢琴的那种呢。”

闻知灵手的确长得漂亮,纤细修长,但她却被这话弄得忽然想起了林槐然,她记得小时候林槐然也会弹钢琴,只不过如今就没见他弹过了,他那双手才是她见过最适合弹钢琴的。

临近下课,他们也已经练习过几次,准备回教室。

经过篮球场,正好八班那群男生也准备离开。

林槐然一扭头就看到她,身边还站了个男生,轻蹙了下眉:“闻知灵。”

她回头,看他一眼,表情冷淡:“有事?”

林槐然:“过来。”

“你过来。”

两人一人一句,谁都不服谁,莫名让人觉得气场强大。

周围一群人不说话了,看着两人。

林槐然看了她一会儿,将臂弯的篮球抛给同学,走到闻知灵面前。

林槐然其实性格不错,除了吊儿郎当些,也没干过什么特别出格的事,可大概有些人光是那张脸和气质就让人觉得惹不得。

闻知灵旁边那男生看着他一步步走来,还想英雄救美,拉着闻知灵手臂拽到自己身后。

林槐然盯着手臂处片刻,下巴微抬,平静淡声:“松开。”

闻知灵也不太喜欢不熟的人碰到她,手往后挣了下,挣开后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反倒是显得在听林槐然的话了。

“……”

闻知灵三两句让那人走了,这才问:“找我干嘛?”

“那人谁啊。”

“关你什么事。”闻知灵愤愤瞪他一眼,莫名其妙一句,“我再跟你说一句话我就是狗!”

而后转身就走。

虽说长大后闻知灵和林槐然就不像小时候那样了,但好歹也能称为青梅竹马,闻知灵脾气娇纵,偶尔吵吵闹闹,但也鲜少见她这样。

林槐然回头,看向闻知景:“你妹吃错药了?”

“没看见她今天穿裤子了?”

“……”林槐然按了下眉心,“你都跟她交代了?”

闻知景笑了声:“不把你招出来这丫头都要怀疑是我告的状了,到

时候到我爸妈面前煽风点火,我就别想待下去了。”

***

到傍晚放学,林槐然接了个电话,亲爹打来的,让她晚上带初中部的林青梧一块儿打车回家。

“你有事儿啊?”林槐然问。

林清野在那头很坦然地交代:“晚上要跟你妈去外面吃饭,你带小梧桐解决了晚饭再回去,照顾好妹妹。”

“……”

挂了电话,林槐然拿着手机犹豫片刻,找了闻知景,让他去初中部接一趟。

“行啊。”闻知景很快就答应,“初一3班是吧。”

“嗯,再带她去吃个晚饭。”

“行,你有事儿啊?”

“嗯。”

闻知景没多问,看了眼手表整理好东西便直接去了初中部,绕过一个操场就到了。

他当初也是从初中部升上来的,轻车熟路找到初一3班教室,手臂撑在窗台:“小梧桐!”

教室里其他人纷纷看过来。

如今的初中小朋友早熟的也不少,这会儿见到窗台边站着个大帅哥,身上还是高中部的衣服,顿时来了精神,一脸八卦地起哄喊着林青梧的名字。

林青梧被闹得脸红,小跑着从教室出去:“知景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你哥有事,让我过来接你吃个晚饭。”

“哦,那、那我去整一下书包。”

“行,慢慢来,不急。”

她又跑回去,很快整理完出来,视线刚对上闻知景就很快移开了,低头小声道:“好了。”

闻知景笑了:“这才多久没见啊,怎么还不认识哥哥了?”

“认识的。”小梧桐抓抓头发,依旧低着头,“我们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

“那去外面看看再决定吧。”

初中部门口出去就是一排的小吃街,最后挑定一家烤肉店。

店里有不少人,都是初中部的,闻知景个子高,一进去像个巨人,旁边还跟着个没发育的小矮个儿,瞬间吸引了许多人注意。

还有认识林青梧的,调侃道:“小梧桐,这你男朋友啊?”

林青梧脸瞬间红了,忙摆手:“不是不是。”

闻知景毕竟比他们大许多,对此反应不大,笑问:“你们初中生现在就男朋友女朋友的?”

“……没有。”小梧桐头越埋越低,“他们乱说的。”

闻知景按着她脑袋抬起来,另一手移开水杯:“头再低下去头发都要湿了。”

“我哥哥呢?”她换了个话题。

“好像有事,可能追女孩儿去了。”

小梧桐眨了眨眼:“知灵姐姐?”

闻知景低低笑了声:“不然呢。”

“那知景哥哥呢?”

“嗯?”

小梧桐顿了顿,捧着杯子喝了口水:“不用追女孩子吗?”

“我这种好学生不早恋。”闻知景悠悠道,“这不你哥追小姑娘,我给他来带孩子了吗。”

***

这边其乐融融,另一边却没这么和谐了。

林槐然的确是打算去找闻知灵,顺便为告状的事儿道个歉,再一块吃顿饭,这事也就过去了。

到九班门口,从她同学那得知她去练钢琴,便又下楼往体艺馆走。

到钢琴房外,林槐然脚步一顿,听出来这是四手联弹。

门没完全合上,他抬眸往里看去,便又看到了今天体育课上见到的站在闻知灵旁边的男生。

而后又想起闻知灵的那句话――“谁跟他关系好了,我都烦死他了,他谈恋爱才好呢,省的我天天跟他一块儿被议论了。”

呵。

林槐然低嗤一声。

他靠在钢琴房外的墙上,先是给闻知景发了条信息。

闻知景直接给他发了张照片过来,面前是烤肉架,对面坐着林青梧,小孩儿也不知是被烟熏得还是怎么,脸都红透了。

[闻知景:你还不放心我么,保证好好把你妹送回家。]

[林槐然:她没不舒服吧,怎么脸这么红。]

闻知景发过来一条语音。

林槐然从书包里拿出耳机,点开语音,传出来的却是小梧桐的声音。

“没有不舒服,就是热的。”小梧桐声音都是软糯糯的。

又聊了几句,林槐然将手机揣回兜,昨天睡得晚,今天中午也没休息,这会儿被夕阳晒着,倒有些昏昏欲睡了。

耳边是从里面流淌出来的钢琴声。

直到那钢琴声戛然而止,他才又渐渐转醒。

看了眼时间,才过了十分钟。

人还困着,眉间紧皱,里面OO@@地传出些交谈声,再然后,里头那个男生出来了,门打开,正好挡住林槐然。

他侧了侧头,直接进了钢琴房。

“你怎么又回……”

闻知灵还还以为是刚才那同班同学,结果一回头猝不及防看到了林槐然,愣了下,甚至忘记自己正和他单方面冷战的事儿。

眨了眨眼,“你怎么来了?”

林槐然这会儿端端正正地穿着校服,夕阳从窗边洒下来,正好迎着光,脸上棱角更加分明,线条优越。

他一笑,懒洋洋的:“之前谁说的,再跟我说一句话就是狗?”

闻知灵:“……”

一秒、两秒、三秒过去。

钢琴“嗡”一声重音。

“林槐然!”闻知灵愤怒了。

“……”林槐然抬手挠了下眉毛,“行了,我错了。”

闻知灵迅速捕捉到前两个字:“什么行了!有你这么不耐烦的道歉的吗?!”

“你哪儿听出来我不耐烦了,我诚心诚意。”

闻知灵哼一声:“诚心诚意也没用,反正我不原谅。”

林槐然笑了:“多大点儿事啊,

不就不让你穿裙子,天这么冷,还那么多人盯着看。”

闻知灵还想反驳,却忽然被林槐然拽着躲到了椅子旁。

钢琴房后面就是一排排座位,两人藏在座位中间。

闻知灵懵了,一时之间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还真就跟林槐然窝在一块儿躲在那,她气声问:“你做什么?”

“嘘。”

刚才那个男生又回来了,却发现钢琴房里空无一人,环视一周,很是茫然,出声:“知灵?”

两个字的。

知灵。

林槐然不屑的嗤笑一声,鼻息打在闻知灵后颈,烫了下,她缩了下脖子,觉得这人现在肯定又是在没事找事。

刚要站起来,却被林槐然捂着嘴按回去了。

“???”

这人有病吗?

“这你男朋友?”林槐然在她耳边低声问。

低音炮似的,轰得闻知灵耳膜轻震,耳朵都好像烫起来。

好一会儿才回神他问了个什么问题。

“当然不是。”她还被捂着嘴,声音含糊不清。

“那他叫你知灵?”

“关你什么事。”闻知灵迅速反击,“没看到人家找我吗,快松开我。”

钢琴房的窗户开着,传来底下球场的声音,盖住两人的窃窃私语。

“知灵妹妹。”林槐然忽然说,声线沙哑慵懒。

这是两人那段网上记录在案的黑历史时期他喊她的称呼。

许久没听到,闻知灵直接起了层鸡皮疙瘩,历历在目的唤起对黑历史的回忆。

“你想过现在出去还能解释清我们俩的关系吗?”

“……”

好在那人大概是以为闻知灵有事先走了,并没有多留,很快也拿着书包走了。

闻知灵最后朝林槐然手上用力咬了一口,丢开。

他嘶一声:“属狗的?”

“你才属狗的!”闻知灵踢他一脚,逃似的跑出了钢琴房。

她一气儿跑到校门口,气喘吁吁的,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了眼,自己整个脸都红了,浑身也不知道哪儿难受的发烫。

闻知灵愤愤跺了跺脚。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

没事挨她这么近做什么!!!

***

林槐然那天去找闻知灵原意是打算跟人和解去的,却不想直接把人给惹毛了,后面几天闻知灵对他的态度都很奇怪,看到他就走。

很快,到元旦晚会。

九班文科班的合唱在最后。

他们好几个男生早就遛去外面打球去了,来喊了林槐然两声,他都没去。

终于到最后一个节目,工作人员将钢琴,搬上舞台,合唱队形也准备就绪,却不见弹钢琴的两人入座。

周围嘈杂议论开。

闻知灵是学校里的红人,很快有人了解到,听说是其中一个弹钢琴的同学突然吃坏肚子赶不

及了。

林槐然起身,在众人视线里从一侧上台。

闻知灵看到他,张了张嘴,想起之前说的“我再跟你说一句话我就是狗”,又闭上了。

“需要我么?”林槐然问。

“啊?”

他抬了抬下巴,示意钢琴。

“你会弹吗?”闻知灵问出口才发觉自己是问了个废话。

“会。”

来不及耽搁,两人没有一次彩排的就上了台。

台下见到闻知灵和林槐然一块儿在钢琴前坐下,瞬间爆发出极响亮的起哄声和掌声。

之前林槐然便听过他们弹的是什么歌,他的确有音乐天赋,练钢琴时间不长但的确音感非常好。

随着前奏响起,两人同时敲下第一个音符。

流畅悦耳的音乐流淌出来,和着合唱。

闻知灵余光里是林槐然那双手,骨感修长,灵活的在黑白键盘上跳动。

一首歌结束,台下是尖叫声和掌声。

走到外面,闻知灵念叨着:“完了完了完了,这下我们肯定洗不清了。”

林槐然勾唇,没说什么。

外面天寒地冻,她还穿着单薄的演出服,他将外套脱下来罩在她肩头。

后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男生跑过去:“知灵对不起啊,都怪我突然肚子疼。”

“没事,反正最后也没开天窗。”

男生一愣,显然还不知刚才是林槐然救急,视线移到他脸上。

林槐然稳稳接住他目光,又平静地牵住闻知灵的手,接上方才她的话:“那就别洗清了。”

“什么?”

少年看向她,昏暗的光线将他的脸映照的异常温柔,笑得却不怀好意:“知灵妹妹,你想做我女朋友吗?”

“……”

林槐然看着她脸颊浮起的红晕,勾唇:“那我现在可以亲你吗?”

“……”

闻知灵脸通红,并不只是因为害羞,更是羞耻。

因为那些台词是两人小时候录制《花样宝宝》时确定关系说的。

其实到如今肯定早就记不清小时候说过的话了,但他们的却被永久保存起来。

闻知灵抿了抿唇,佯装镇定地嘲笑:“你不会现在还经常回看那些东西吧?”

林槐然轻笑:“怀念一下我乖乖的知灵妹妹。”

旁边那男生再待不下去了,转身走了。

林槐然不再顾及,抬手捧上她脸,指腹蹭上她唇瓣,意味不明地低声:“以前只亲了脸,这回不能按剧本走。”

***

闻知景表演看到一半就被小梧桐一条短信叫过去,这会儿带着小丫头过来高中部。

两人说说笑笑,忽的,闻知景脚步一顿。

看到不远处在学校大庭广众违反校律校规接吻的两人:“……”

他抬手捂住旁边小梧桐的眼睛。

小梧桐懵懵的:“知景哥哥?”

闻知景:“乖乖闭眼,小朋友还不能看这些不要脸的东西。”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