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久旱 第81章

作者:弱水千流字数:2834更新时间:2020-08-04 10:22:58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简清权景吾-至尊龙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楚云瑶墨凌渊-

第81章

大名鼎鼎的拳联主席被美国警方严密控制起来。

张助理数次交涉, 要求见犯人,都遭到拒绝。美国警方的意思很明确, 杰顿奥克斯是未决犯, 犯罪行为严重,权力大, 势力范围极广, 在开庭候审期间,除律师外, 任何人不得接触。

张航把情况如实告诉肖驰。

他听后,给肖子涵打去一个电话。她在美国扎根数年, 交友广泛, 与美国的各界人士都有往来。要她出面通融一下拉斯维加斯的警署, 并不是件难事。

最后,警方那边态度转变,允诺让肖驰和杰顿奥克斯见一面。

两日后的下午, 沙漠边陲刮起一阵大风,一路过境, 整座拉斯维加斯如笼罩一层金纱,风沙弥漫。

大街空无一人,一改往日的繁华胜景。重型越野直冒风沙前行, 车速极快,飞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

不多时,看守所到了。张航把车开进停车场,熄火, 停稳,然后转头看向后方,“警方给的探监时间只有二十分钟。需要我跟你一起进去么?”

“不用。”肖驰手上的烟还剩半截儿,他掐灭,扔了烟头开门下车。

接待肖驰的是一个白人警官。由于上头之前打过招呼,所以一见肖驰,他便知道这人所为何来。多的话也没说,只拿英语叮嘱几句:“记住,你只有20分钟的时间。”

肖驰脸色冷淡没有答话,直接让警察带路。

看守所不比监狱,并不设专门的探视厅,他见杰顿奥克斯,是在一个几十平米的房间。这里窗户开得很高,且狭窄,阳光只能投入零星半点。但整个空间却通亮,光线源于头顶的白炽大灯,晃眼而惨淡。

屋子被一面玻璃一分为二,防弹材质,只留几个规律小孔,除了声音,连只苍蝇也没法往来。里头的小屋背后开了一扇铁门门,此时,房门紧闭。

玻璃这面,肖驰坐在椅子上,坐姿随意,身躯懒散靠着椅背,手里把玩打火机,唇微抿,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哒”,“哒”。寂静空间只有打火机的声音。

不多时,里面的门打开,两个高大的黑人警察站在旁边,二人中间,押着一名身着囚服配到手铐的犯人。六十岁上下,头发花白,典型的北美人长相,眼窝凹陷,鼻梁突出,眼尾密布着细纹。乍一看,竟颇有几分慈眉善目。

肖驰掀起眼皮,目光冷冷扫视这个囚犯。那名囚犯同样在打量他。

两人对视足有数秒。警察退出去,守在铁门门口,囚犯缓慢落座,数秒后,竟朝肖驰微微眯了下眼睛,笑了,“肖驰先生。”

肖驰冷冷一扯唇,语调讥讽,“主席先生。有段日子没见了,您老人家还是这么精神。”

杰顿奥克斯说:“是有段日子没见了。上次见你,还是你夺冠那年。”哧一声,“别忘了,那块UFC金腰带,还是我颁到你手上的呢格斗之父。”

肖驰拇指摩挲齿轮,挑眉峰:“那年年纪小,拿

了奖太激动,也忘了跟你道谢。谢了。”

他说完,杰顿奥克斯低下头,仍旧是笑,起先只是简单的面部表情,后来笑容扩大,竟低笑出声。半刻,他抬头直直看向肖驰,浅灰色的眼睛里乍现几抹阴狠的光,“小子,我真是小看你了。”声音压低,语调阴森可怖,“当年那场拳赛,我不该一念之仁,只让你碎根骨头。你害我到这步田地,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肖驰语气很淡,“伤天害理的事做多了,耶稣也留不住你。你要找我报仇,可以。看你本事。”

杰顿奥克斯眯着眼睛瞧他。

当年肖驰UFC夺冠,奥克斯原本以欣赏的眼光看待这个年轻人,他很出色,桀骜不驯,够狠敢搏命,是天生的拳台王者。奥克斯想将他收为己用,却遭到数次严拒。

奥克斯沉默几秒,情绪忽然又平静了下去,摇摇头,叹气:“肖驰,你夺冠那年,改变了我一直以来对中国人的看法。只是没想到,你也只是个普通寻常的低等支那。太笨,智商不够。你跟着我,有大好前途大把钱赚,何乐不为?你这么犟,最后有什么好结果?”假装认真想想,笑起来,“哦对,你还害死了两个倒霉蛋呢,真是可惜,听说,那对夫妻还有一双儿女,人生本该挺美满。”

肖驰笑,眸色寒冽彻骨,“死不悔改。你这种人,千刀万剐都算轻。”

玻璃另一侧,奥克斯做出副遗憾的表情,“那肯定要叫你失望了,我们美利坚合众国是高等民族,没有那种残忍又愚昧的刑罚。”忽的,他倾身靠近玻璃窗,声音低几分,“你真以为,凭你就能扳倒我?”

捏打火机的指,下劲儿收紧。肖驰眯了下眼睛,盯着他,眼神冷得危险。

奥克斯说:“不妨告诉你,我已经请了全美国最好的律师为我辩护。”

肖驰垂眼眸,把打火机放到了桌上,面不改色。

对方便咧嘴笑起来,语气悠然自如,“你们只有一支六年前的录音笔,能说明什么?凭我在世界拳坛的威信,凭我对拳坛做的贡献,我完全可以告诉法官,那份录音是你们伪造的,林正青和陈兰的死,是我找人干的又如何?我能撇得一干二净。至于那个叫老鬼杀手,他作奸犯科是重犯,就算他指正我,又有多少人相信?”

说完,奥克斯背往后靠,翘腿换了个坐姿,笑得狰狞,“肖驰,你太年轻,你玩儿不过我的。等我出去,我一定会找你算账。听说,你女人是那两个记者的孩子,很漂亮对么?我就从她下手,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整个房间霎时寂静。

然后,肖驰微动身,把打火机收了起来,淡淡道,“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吃一堑长一智’,可惜你没学会。”

杰顿奥克斯愣住,拧眉,“什么意思?”

肖驰面无表情,撩起眼皮看他,扬了扬手上的打火机,“这是一支录音笔,刚才你说的所有话,我都录下来了。抱歉,杰顿奥克斯主席,你又被我耍了。”

杰顿奥克斯惊愕,瞳孔有一瞬的放大,然后

暴怒,猛地起身狠捶防弹玻璃,哐哐巨响:“肖驰!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我要你死!”

动静闹得太大,铁门外的警察被惊动,立即入内将杰顿奥克斯压在玻璃台上,厉斥:“安静!”

肖驰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捏在指间把玩,然后站起身。临出门前顿了下,淡道:“对了。洛奇路易斯说,你给了他一包意大利最新研制的禁药,要他服用。是么?”

杰顿奥克斯骇然失色。

他继续,“你不会看人。路易斯心高气傲,能受得了这种侮辱?他已经把禁药给警局了,作为物证之一。你开庭那天,路易斯也会作为证人对你进行指控。走了,你慢慢儿享受吧,主席。”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去。

*

新录音交给了警方。等肖驰从看守所出来,风沙已经停了。张航开车把他送回了酒店。

距离UFC正式开赛,还剩最后七天。这段时间,各路媒体忙到脚不沾地,有很多家外媒约了肖驰做访谈,他尽数婉拒,专心致志准备比赛。

林悠悠近来也很忙。杰顿奥克斯被关押后,她便开始收集素材,编辑文章。

三日后,一篇标题为《TN独家重磅原拳联主席陷入假拳丑闻,涉收买拳手雇凶杀人等罪行,真相揭露》的文章刊登在了TN官网上,条理清晰,用语严谨,将埋藏六年的一段往事悉数道明。全球体坛哗然,24小时内,文章转载量过万。与此同时,那篇文章的原作者,林悠悠这个新人,第一次进入世界体坛新闻界的视野。

格斗爱好者们在痛批奥克斯的同时,纷纷赞叹文章作者的笔力,摸到了TN在推特上的官博,留言:

网友甲:那篇文章写得好好啊,正义又热血!作者是你们的记者吧,可以给我们一个她的推特地址吗【可怜】?

网友乙:文字好有力度啊,逻辑清晰条理分明,一定是个中年大婶吧【挖鼻】。

网友丙:我是新闻专业在读生,求求求!要粉这位记者!

数小时后,官博君不堪其扰,发布了一条微博,文字:【爱心】你们要的林大神,她没有推特,只有我们中国的微博,进入微博@驰哥哥的悠悠兔 即是她个人主页。PS:这位林大神不是大婶,年方二十一,是我们的老板娘。附图一张,不谢【挖鼻】。

底下是一张照片,偷拍的角度:画面背景似乎是餐厅,餐桌上,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正在给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切牛排。男人头微垂,面容冷淡神色专注,小姑娘傻笑,趴在边儿上花痴望,满眼都是小桃心。

然后评论就炸了:

网友A:……我看见谁了?法克!CHI XIAO啊我的CHI XIAO啊!啊啊啊!

网友B:……才二十一,大学毕业了吗(→_→)。难怪杀神这些年销声匿迹,原来是玩养成小游戏去了?

网友C:一直理解不到中国男人的帅点,这图get了【爱心】。

网友D:UU长得很好看啊,好配哦。

网友E:滴,云城人打卡。中国微博欢迎各国友人【五星红旗.jpg】.

TN微博官博同步更新。

于是,林悠悠很快便发现自己“驰哥哥的悠悠兔”的微博号,粉丝从几小时前的73,变成了八万,最新那条转赞文章的微博,点赞过万。就这么莫名其妙变成网红的林同学,有点懵。

她抱着手机使劲揉了揉眼睛,不敢置信,略琢磨,便在微博搜索栏里输入自己的昵称,搜索。很快发现原因。

于是小眉毛一皱,问肖驰:“咱们TN的媒体博,是谁在管?”

肖驰刚削好一个苹果,切成块,拿叉子喂到她嘴里,淡道,“庄寅杰和陆嚣。”

腮帮鼓鼓嚼苹果的某粽:“……”@#¥%她靠。

肖驰又给她喂第二块,“怎么了。”

某粽消沉,然后,把照片怒冲冲地拿给肖驰看。他扫一眼,说,“这不挺好么。”

她快哭出来,“哪里好。你当然没事了,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偷拍都那么好看,你看我!”她指头戳在屏幕上,戳戳戳,“脸那么圆,一点都不美,又一脸花痴口水都快流出来的样子……简直够够的T T。”

肖驰勾嘴角,把她抱到怀里搂住,吻她,“谁说的。我媳妇怎么都美。”

某粽切了一声,伸手推推他,认真道:“行了。再过几天就要开赛了,你下午还要训练,睡个午觉吧。”

他捏她,“一起。”

林悠悠脸大红,两手拍开狼爪护住胸,怒道:“肖驰,马上比赛了,能不能正经点!”

对面从容自若,“正经怎么跟你生闺女。”

“……”她无语,嗫嚅了下,莫名有点苦恼,“你喜欢女儿吗?那以后是个儿子怎么办?”

肖驰笑,鼻梁蹭蹭她的小鼻头,声音低低的,“你生的我都喜欢。最好一窝,男女对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