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魔尊和仙尊你俩人设反了 第 79 章 番外(六)

作者:墨上青狐字数:4118更新时间:2020-08-05 15:07:26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简清权景吾-至尊龙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上门女婿叶辰-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楚云瑶墨凌渊-

第 79 章

清晨, 叶云卿从床上醒来,身上并没有预想中的,被折腾后的黏糊感,反而清爽得很, 像是被人用心清理过了。

他整个人被尚处于熟睡状态的段千钰护在怀中, 温热熟悉的气息将他紧紧包围。他习惯性地在他怀里轻蹭着, 然后抬手抓住对方的下颌, 在他嘴角边亲了一下。

段千钰夜里似乎睡得有些迟, 又或许是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并没有因为这个小动静醒转, 只下意识低头朝他靠了靠。

叶云卿看了他一眼, 意味深长地冷笑一声后拨开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 在没惊动他的情况下, 忍着身体轻微的不适翻身下了床。

叶云卿想做一件事。

他起身换好了衣服,直接离开了段千钰的仙宫。

出门的时候他还正好碰见了准备到海月仙峰照顾那些灵植的慕秋阳与风清然。

那日他与段千钰外出历练时,意外地发现了被困在一处神秘山境里的小师弟风清然。他受困之地地方辽阔, 里面拥有不少天材地宝与前人留下的机缘,所以即使被困于其中多年,修为不减反增。

阵法只能从外破解,他破了阵法本是想探看阵中的情况,没想最后竟捡回了一位小师弟。

更令人惊讶的是, 从未露出过半点情感关系苗头的风清然与慕秋阳, 在前者归来后没多久,突然宣布了俩人欲结为道侣之事。

大典已于几日前完成, 风清然和慕秋阳如今的状态看起来也挺好, 关系亲密得很,完全不需要人担心。

“云卿, 你这是准备回魔界吗?”慕秋阳同他打了一声招呼,好奇地问道。

叶云卿朝他微微颔首,淡声回答:“打算离家出走一段时间。”

慕秋阳:“……???”

他还没来得及回话,穿着一身暗色衣裳的叶云卿瞬间就消失在他面前了。

他错愕地张了张嘴,讷讷地朝身旁的风清然问:“我听错了吗?云卿说要离家出走?”

风清然回答:“没有,我也听见了。”

“为什么啊?!他们俩这是又又又在玩什么情

趣吗?”

慕秋阳的疑惑,暂时是得不到解答了。

叶云卿其实也只是和他半开玩笑,另一半确实是有一点这样的心思。

平日里被段千钰折腾得很了,他也想换个方式‘折腾折腾’他。

主要叶云卿不久前又被他流氓似的骚操作给气着了。

不知是不是受到被慕秋阳和风清然结道大典的气氛影响,段千钰趁着那一晚上他喝了酒,连哄带骗将他带到了传说中的山海仙境。

仙境没有被魔族破坏,在段千钰悉心照顾与龙族帮忙的看守下,仍是渺无人烟,仅有无数山河美景与仙灵兽的美好地境。

大晚上把他带到一个如此浪漫,又没有其他人的地方,段千钰对他做的自然不是什么正经事。只是等他醉意褪去,各种乱七八糟的回忆涌入脑中时,

他才意识到段千钰竟趁着他醉意深沉,特别听话的时候,诱骗着他说出了许多不堪入耳,让人面红耳赤的话语。

叶云卿羞恼不已,但是以段千钰的精力,既然将他骗到了山海仙境,自然不会只一夜风流便将他放过。

今日在仙宫醒来之前,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被他抱在怀里,沦陷于满山花海之中的一幕。

叶云卿回想起这件事,心中对段千钰依然有无奈的火气,只得气闷地离开了仙殿。

短时间内不会被段千钰轻易找到的地方,也就只有那里了。

他手里揣着楚宁当初给他的仙令,顺利找到了隐匿在另一层空间的蓬莱仙岛。

他作为魔尊,即使已经收敛了一身魔气,但当他出现在仙岛范围时,还是引起了岛上守卫们的强烈警惕,以为又有魔族误打误撞进入这层空间,再次过来找麻烦。

直到看见他手中的仙令,他们才犹豫了。按理来说,他们是绝对不能轻易将身为魔族人的叶云卿放入仙岛,可偏偏他手里有仙岛令,而且还是仅能从岛主或小主手中取得的令。

他们仙岛有规则,凡带有仙岛令之者,无视身份,直接放行。

叶云卿进入仙岛的那一刻,就收到了无数蓬莱仙人的注目礼,大部分都是震惊与惊恐,只有少数的好奇。

向来都是以敌人身份出现的魔族突然明晃晃走在自家地盘上,正常人都要感到惊慌。

叶云卿找到楚宁的时候,她正和她父亲楚钦,蓬莱仙岛的岛主待在一起。

楚宁对他的到来感到很意外,也非常高兴:“魔尊大人,我没想到您真的愿意拜访仙岛!”

叶云卿摇了摇头:“小主言重了,倒是本尊应该感谢蓬莱,愿意接受本尊以客人的身份到访。”

楚宁笑了笑,转身又亲昵地拉着楚钦来到叶云卿面前:“爹,这位就是我先前与您提过的魔尊大人。”

楚钦看着是一位年纪在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体格有些魁梧,面上的表情也有几分严肃,却是在打量了叶云卿几眼后说:“我见过他。”

叶云卿确实与他有过几面之缘,只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还记得他。

多年以前,他尚在仙殿,仍是仙殿小辈时,楚钦曾出席过某一届的仙宴。那会儿他刚开始负责仙宴上的酒酿,楚钦在尝过之后特意把他招了过去,夸赞他几句并点出了他的几分不足之处。

叶云卿正是因为受到了他的几句提点,在酒酿的技术上又领悟得更深,才能酿制出更好的仙酿。

于是,叶云卿就这样在蓬莱仙岛上暂住了下来。

仙岛自成一境,几乎只有岛上的人出入,不受其他地方与势力的影响,很是清幽。叶云卿只是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待着,也不想影响岛上的仙民,所以大部分时间都藏身于仙岛处,几乎不会有人过去的地方。

蓬莱仙岛的仙人都知道,岛上最近来了一位大魔头。更荒谬的是,这位魔头手里还有他们岛主的仙令,是以客人身份暂留在岛上的。

他们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但接连几日都没怎么见到对方的身影,而且见他也没有对岛上的人做出任何袭击,他们才逐渐放下心来,继续着自己的日常。

叶云卿在仙岛的深处找到了一棵充满灵性的大树,而且它还生于高地,站在树顶,他几乎能将整座蓬莱仙岛的风景收入眼里。

所以之后的每一天,他都喜欢跃到树上,借着茂密的树叶将自己的身影藏在树里,听着万物生长的声音,享受着片刻的平静。

唯有夜深时,看着远处的山河壮景,他会想起段千钰。

短时间内他肯定找不到他,也不知他会不会将仙魔两界翻了一遍,又或是气呼呼地想着,把他逮回去后肯定得好好收押起来,最好让他再也没有逃离的机会。

叶云卿眯了眯眼睛,突然低笑了一声。

倒也不能怪段千钰,这似乎是被他惯出来的。

直到某一日,叶云卿坐在树上睡着了,在梦里见到了许久不见的段千钰。

他一双眼睛盯着他盯得发红,看着有点生气,但更多的是委屈,就那样与他对视了好一会儿,半是威胁半是示弱地问了句:“阿卿,你去哪儿了?何时才愿意回来?”

“我想你了。”

叶云卿有些狼狈地睁开眼睛,抬手在胸口处抚了抚,才发现那里也有些悸动。

也许,他该回去了。

天色灰蒙,忽然开始下起了雨。

他从树上跃下,正准备往不远处的小木屋回去,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撑着伞替他挡住了落下的雨滴。

叶云卿双目微微一睁,转身之时,猛地撞入一人的怀抱。

对方心脏的跳动激烈得仿佛快要跳出胸膛,搭在他腰上的手也收得越来越紧。

“你疯了。”段千钰的声音里带着疲惫的喑哑,还有失而复得的喜悦。

叶云卿垂了垂眸:“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几日前。”段千钰闷声回答,“阿卿,他们都说你不要我了。”

叶云卿缓缓抬头,面无表情:“我若嫌弃你,当年在飞鸾山上就让你自生自灭了。”

段千钰紧贴在他耳边,低声问:“那我是不是把你弄疼了?要不,下次我轻……”

叶云卿瞪了他一眼,红着耳朵让他止住了话。

段千钰抱着他,又轻声安抚:“山海仙境中的事,阿卿若不喜欢,那我下次就不这么做了。”

叶云卿沉默了一会儿,低了低头轻声回答:“没有不喜欢。”

段千钰有些错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回答。

叶云卿的耳朵红得像是快要滴出血来:“我只是正好想起了蓬莱岛令。我不曾来过此地,据闻岛上常年四季如春,百花常放,因不能随意进出所以环境幽静,我有些向往,才借故出来。”

“也确实……想折腾你一下。”叶云卿老实地承认道。

不过山海仙境中发生的事,他早就不气了。

若真为他极

其不愿之事,怎么能到最后还纵容着他?

段千钰无奈将额头与他相抵:“幸好这一次我忍住了,没找仙魔两界人的麻烦。”

叶云卿反问:“所以我还得夸你吗?”

段千钰唇瓣在他脸颊处轻轻蹭动,低声说:“给我点奖励就好。”

也不知谁先开的头,又或许是因为两个人好些日子不见都有些情

动,回到小木屋后,又无法无天了起来。

叶云卿才知道段千钰因为想他,把他送给仙鹿的那个铃铛给抢走了,还颇有几分得意地将它展示到他面前。

“闹腾的家伙,总是要受罚的。”段千钰在他耳边缠绵道。

段千钰从他手里取得了蓬莱岛的仙令,将它与铃铛串在一起后,温柔一笑,将伸缩自如的脖链拷在他身上。

“……段千钰!”

“嗯,我在。”

林深处,铃音阵阵作响。

·

从蓬莱仙岛回来后,叶云卿又给气得天天想和段千钰来场殊死战的仙鹿炼制了一条新的铃铛脖链,才终于平息它的怒意。

至于被段千钰偷走那个,叶云卿连同仙岛令一起丢给了他,再也没碰过。

“阿卿。”

书房内,叶云卿正端坐在段千钰身旁,安静地翻阅着书卷陪他办公,突然被他伸手抱入怀。

叶云卿微微侧头,听见他于他耳边的轻语:“我爱你。”

“即使天地闭合,万物归于无,这份感情也不会消失。”

叶云卿眸光微动,许久后才回答:“那就不要归于无了。”

“我想要去触碰,触碰那许久未能有人能到达的境界。”

跃出这天地法则,不再受限于天道轮回,破开这虚空,去见识更辽阔的世界。

段千钰笑道:“好。”

当然,想要到达那个境界,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甚至能否达到也是未知数。

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他们心中的信念却永远不会变。

君生我亦生,君若身死,我亦不会独存。

倘若不能一同飞升,那便一起葬身于这天地间,等待下个命运的相遇。

当然,以上都是扯淡。

以仙尊魔尊的过人之资,想要飞升,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若有一日见到这样的两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也不必惊讶。毕竟飞升之后,哪个世界都很有可能成为他们溜达的地方呢。

好的,以上,瞎写的哈哈哈哈,不要当真。

番外也结束啦,这篇文彻底彻底完结了!

谢谢小天使们的喜欢,么么啾,下一篇古耽我努力筹备,争取五月月底或是六月头能开!

爱你们哟。

最后,天道表示他有句话想说。

天道:草(一种植物),没发错剧本,但

其不愿之事,怎么能到最后还纵容着他?

段千钰无奈将额头与他相抵:“幸好这一次我忍住了,没找仙魔两界人的麻烦。”

叶云卿反问:“所以我还得夸你吗?”

段千钰唇瓣在他脸颊处轻轻蹭动,低声说:“给我点奖励就好。”

也不知谁先开的头,又或许是因为两个人好些日子不见都有些情

动,回到小木屋后,又无法无天了起来。

叶云卿才知道段千钰因为想他,把他送给仙鹿的那个铃铛给抢走了,还颇有几分得意地将它展示到他面前。

“闹腾的家伙,总是要受罚的。”段千钰在他耳边缠绵道。

段千钰从他手里取得了蓬莱岛的仙令,将它与铃铛串在一起后,温柔一笑,将伸缩自如的脖链拷在他身上。

“……段千钰!”

“嗯,我在。”

林深处,铃音阵阵作响。

·

从蓬莱仙岛回来后,叶云卿又给气得天天想和段千钰来场殊死战的仙鹿炼制了一条新的铃铛脖链,才终于平息它的怒意。

至于被段千钰偷走那个,叶云卿连同仙岛令一起丢给了他,再也没碰过。

“阿卿。”

书房内,叶云卿正端坐在段千钰身旁,安静地翻阅着书卷陪他办公,突然被他伸手抱入怀。

叶云卿微微侧头,听见他于他耳边的轻语:“我爱你。”

“即使天地闭合,万物归于无,这份感情也不会消失。”

叶云卿眸光微动,许久后才回答:“那就不要归于无了。”

“我想要去触碰,触碰那许久未能有人能到达的境界。”

跃出这天地法则,不再受限于天道轮回,破开这虚空,去见识更辽阔的世界。

段千钰笑道:“好。”

当然,想要到达那个境界,他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甚至能否达到也是未知数。

不论最终结果如何,他们心中的信念却永远不会变。

君生我亦生,君若身死,我亦不会独存。

倘若不能一同飞升,那便一起葬身于这天地间,等待下个命运的相遇。

当然,以上都是扯淡。

以仙尊魔尊的过人之资,想要飞升,只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


作者有话要说:所以若有一日见到这样的两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也不必惊讶。毕竟飞升之后,哪个世界都很有可能成为他们溜达的地方呢。

好的,以上,瞎写的哈哈哈哈,不要当真。

番外也结束啦,这篇文彻底彻底完结了!

谢谢小天使们的喜欢,么么啾,下一篇古耽我努力筹备,争取五月月底或是六月头能开!

爱你们哟。

最后,天道表示他有句话想说。

天道:草(一种植物),没发错剧本,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