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瑾年殇 第七十三章 远山眉

作者:晓月思字数:3130更新时间:2020-08-09 18:04:51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至尊龙婿叶辰-简清权景吾-上门女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有这等好事在下求之不得呢,当然是恭敬不如从命喽。”弹指间萧珏便换了一张脸,瑾年不由叹息真是一张百变的脸啊。

鸣容,鸣容,好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到他的府上,雨后青山般的清丽脸庞闪着隐隐的期待。

亭台楼阁,曲径通幽,九曲回廊,假山流水,湖边的绿柳垂绦似羞涩的少女,微风吹过羞涩的低下头,只剩下美丽的秀发随风飘动。

走在这样的庭院里,瑾年感觉犹如置身风景画中,云英王府虽华美富贵但是和这种柔软秀丽的美比起来还是少了一种韵味。

她忍不住的想着,在这种地方长大的那个和自己相似的女子,还是怎样的温婉秀美?忽然间觉得,自己能和她相似也不是一件太令人讨厌的事情。

说笑间一行人到了印府的正厅,宾主落座之后,丫鬟则麻利殷勤的奉上了茶水,印鸣容看了印轩一眼,印轩立刻向前一步微微弓着身子听从吩咐,“轩儿,现在离晚膳时间尚早,你带季姑娘到老夫人那里问个安吧。”他淡淡的吩咐道。

“是,老爷。”

萧珏脸色有些轻微的变化,这个印鸣容也未免有些太不知轻重了吧,说句不好听的,印家再富足也是低贱的商贾之家,怎配让王府的金枝玉叶给她问安!

“印老爷,这样做恐怕有些不妥吧

,广交善友固然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但是舍妹年轻恐怕有失分寸,万一重冲撞了老夫人,可就是得不偿失了。”萧珏看着印鸣容笑了笑,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有着不太善意的警告。

印鸣容是何等人物?身为南疆印家长子十六岁掌管账房出入,十七岁便开始接管整个印家,在商场滚打摸爬这么多年,早就练就了一副火眼金睛,此刻,他岂会看不出萧珏的想法?正因如此,所以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猜测。

他微微一笑如春风拂面,“萧公子勿忧,家母的性格想必公子也应该会有所耳闻,自妹妹离开之后但凡是来到府中的女眷她都要亲自见见方可放心,否则的话,”顿了一顿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家母的性格想必公子也应该会有所耳闻,不知道会激起是怎样的惊涛骇浪,百善孝为先,还望公子能体谅。”

说这句话时,萧珏能从他眼中看到了明显的恳求,这是装不来的,他的心不由得一软,任何人都不忍心去拒绝一颗孝顺的心。

瑾年看了萧珏一眼,便跟着印轩走出了正厅,往老夫人的去处走去。

看着她清瘦的背影,走路微微向前收起的肩膀,那一瞬间印鸣容仿佛看见了妹妹,她简直太像妹妹了。

“一个姓季,一个姓萧,想必她不仅仅是你的妹妹那么简单吧。”印鸣容

看着萧珏问道。

萧珏知道他早晚会问,就算现在不告诉他,日后他也一样会知道,印家的关系网可以布满天下任何一个角落的。

“果然什么都瞒不了印老爷,不错,她不仅仅是萧某的妹妹还是当今王上的堂妹,云英王的女儿静嘉郡主。”

印鸣容的吃惊程度远远超过了萧珏的想象,“南疆第一商贾”富可敌国,他所拥有的财富不单单只是钱,庞大的人脉以及消息来源,甚至朝廷重臣都和他关系匪浅,他甚至比一般的皇亲国戚还要尊贵,这样的人却对一个郡主身份如此惊讶,萧珏有些费解。

良久,印鸣容终于平定了情绪,他似乎忘了身边还有一个人,竟然自言自语的低声道,“她竟然是郡主?怎么可能?她居然是郡主?!”

见到她时那惊人的相似让他心里燃起了一丝希冀,他甚至想是不是上苍的垂怜,让他有幸还能见到妹妹的骨血,当听到她竟然是云英王的女儿的时候,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破灭了。

瑾年迈着小碎步跟在印轩身后,穿过抄手游廊,夕阳西下围绕在落日身旁的大块大块的云朵,也被染成了幽暗的红色,不刺眼,却很温馨。

印家老夫人的园子建造的很是别出心裁,于两个湖之间搭起一座桥,在宽大的桥面上建了一个园子,远远望去绿波碧水之间一座水榭楼台典雅幽静,一阵风吹过四角凉亭上的垂挂的纱幔在夕阳下迎风飞舞,恐怕人间仙境也不过如此,瑾年在心里想着。

白玉石台阶和朱漆的红门形成强烈的视觉刺激,让人感觉美极了,瑾年有些不敢迈步,甚至有种会“恐惊天上人”的错觉。

似乎感觉到她驻足不再前进,已经走了三个台阶的印轩回过头看看她,此时她正有些羞涩的站在那里,白衣胜雪,乌发如墨,抬眸刚好和印轩目光的对视,黝黑的眼睛亮如夜空中的星子璀璨夺目,冲着他嫣然一笑,未语人已羞的娇柔模样,印轩只觉得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无力逃生只有不停地沉沦、沉沦。

轻轻的扣响紧闭的朱漆大门,一个俊俏的小丫头应声开了门,带着探究的目光看了看门外的两人,目光落到瑾年身上时她脸色有一丝惊讶,仿佛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只大方得体的微微颔首道,“轩公子请进!”对跟随其后的瑾年则福了福身。

“老夫人呢?”印轩低声问道。

“已经在汀兰阁等候了。”小丫头细细的应着。

“好,季姑娘请随我来。”

汀兰阁临水而建,微风夹着水汽吹在身上舒服极了。

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太太被一群丫鬟婆子簇拥着,似乎在讲着什么开心的事情,因为远远的便能听到欢笑声。瑾年突然感觉有点紧张,她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不知怎么今天却有些期待参与其中。

印轩细心的发现了瑾年的紧张,冲她关怀的一笑,极温柔的道:“没事的,老夫人可慈祥和蔼了,她可喜欢女孩儿了。”

瑾年淡淡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是轩儿来了吗?怎么还不进来。”一个苍老而又慈祥的声音从室内传来。

“是,老夫人,轩儿这就进来。”印轩脸上淡淡的笑着,神情轻松欢快。

瑾年跨过门槛进入室内,就在她抬头迎向众人的一瞬间,本来欢笑一堂的声音戛然而止,而老夫人坐着的地方刚好是侧面对着她,感觉到了异常她方转过身来,也同众人一样看向夕阳下那个秀美无双的女孩子,当目光从她脸庞掠过的时候,脸色瞬间大变,浑浊的眼泪顿时盈满了眼眶,顺着她满是皱纹的脸蜿蜒流下,缓缓的抬起颤抖的手伸向夕阳下的她,此时她的嘴唇也开始不停的颤抖,仿佛想说什么,抖动的双腿也在无比艰难的努力想站起来,身边的丫鬟见状麻利的搀扶起她,瑾年似乎不忍心看她这颤颤巍巍的样子,也缓缓的朝她走来,看到她也朝自己走来,老夫人似乎有些心急的跨着步子,忽然一个踉跄几欲跌倒时瑾年一个纵身扑过来,稳稳的接住了她。

老夫人含泪看着她,眼神里充满了怜爱,她双手颤抖着捧起瑾年的脸,不停的唤着,“月儿,月儿,是娘的月儿回来了吗?娘想你想的都快疯了,让娘看看我的月儿瘦了没有。”有些干燥的手不停的摩挲着瑾年细腻的脸蛋儿,这种母爱的深情,让看着的人都有些动容了。

这时,老夫人身边的吴妈神色匆忙的走过去,搀扶着她柔声道,“老夫人您认错了,这个不是大小姐,她还是个小姑娘呀。”

闻言,老夫人生气的斥责道,“我的女儿我还能认不出来吗?”说着她轻柔的拨开瑾年额前散下的秀发,秀气的脸庞显露无疑,枯枝般的手指细细摩挲着那两条细致的远山眉,慈爱的道,“月儿的眉毛和我的长的一模一样,容儿的也是,都是漂亮的远山眉,容儿那时候经常打趣说,若是月儿哪天跑丢了,根本不用发愁,单凭着两条眉毛都能找到她,果然是这样只要看着两条眉毛就能认出是我的月儿。”又爱怜的摸了摸漂亮的远山眉。

众人面面相窥,渐渐的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老夫人这是怎么了?眼前的女孩子怎么会是大小姐呢,虽然她和大小姐长的非常相似,她还是个小姑娘,而大小姐的年龄则做她的母亲还差不多,老夫人这是明显的糊涂了啊。

吴妈担忧的看着老夫人,对着印轩道,“快去通知大少爷,老夫人糊涂了。”

“来,月儿随娘亲到这边来,让娘亲好好看看你。”

瑾年顺从的搀扶着老夫人走到坐塌前,让她稳稳的坐好,老夫人的手一直紧紧握着她的手,心里一阵阵暖流流过,她贪恋着这片刻的温暖,所以也不想放开,就这么任由她紧紧的握着。

她转头看向坐塌后方,映入眼帘的一幅画让她顿时震惊了,视线则定格在画面上再也无法移开,这幅画竟然和在萧家石室里看到的那张一模一样,她惊慌的寻找落款处的蝇头小楷,果然是月容和苏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