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将军家的小娘子 第271章 报答

作者:寄云雨字数:3272更新时间:2021-05-09 16:09:43
随机推荐:乔雪谢珺-迢迢万里相忆深-天降横财一百亿-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治愈]-霸道总裁深深宠-转身之后还是你-红杏出墙-诡异从游戏开始-我掌管着万界钱庄-沈明棠谢裴之-

谢依依走到慕容景辞的旁边,挽着他的胳膊对着夜凌逸甜甜的笑道。

“强词夺理,果然你们都是一样的。”

“我记得沈公子应该教过夜大哥,要学会跟人吵架哦,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吵架再来跟我说吧!”

“算了,那东西我才不学,费口舌。”

“但是有趣啊!说不定你不用动手就可以把别人给气死了。”

夜凌逸扯了扯嘴角,没打算再呆下去,不然,他真的有可能会在这里,被他们几个姑娘气死。

“好好管管她!”

夜凌逸咬着牙帮子对慕容景辞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怎么样?我的表现是不是很好?”

在夜凌逸离开之后,慕容景辞凑在谢依依耳边小声的问道,一脸邀功的模样。

而谢依依刚刚挽着他的胳膊也立马松开,带着一点点发泄的力度。

“我看你刚刚看她的眼神,可是很真诚的,以后再给我解释吧!”

谢依依说完也转身离开,留下慕容景辞一个人在后面……不明就里。

“哼!朕就知道,他不是个什么好东西!这么多年,朕只不过养了一只吃里爬外的狼狗而已,还不止一个!”

“皇上先不要生气,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我们就应该想着要怎么解决才是?现在来想这些也是无济于事啊。”

公公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崇渊帝,虽然还有你语气生气,还有力气破口大骂,看起来是生机勃勃的模样,但是脸色已经越发的苍白……着实让人有些担心啊,而且崇渊帝现在的脾气,又越来越不稳定了。

动不动就破口大骂,甚至怀疑身边有人想要暗杀他,晚上做噩梦也是越来越夸张。

几乎是彻夜不眠,眼边一圈黑的简直不像话,更恐怖的是,甚至连凌妃娘娘都开始怀疑了。

这让他多多少少感到有些惊慌,在这宫中。如果连凌妃娘娘,都没有办法让崇渊帝稳定下来,那就没有人可以办到了。

太子殿下年龄还小,再加上又是晚辈,现在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他毕竟是涉世未深,自然是应付不过来的。

往后的日子要何去何从,他现在也说不好,局势是举国动荡。

国基才刚刚稳下来,看看现在,看起来又是摇摇欲坠了。

这些年崇渊帝的变化,他也是看得见的。

确确实实是一年不如一年,不仅身体每况愈下,就连处理问题的方式也变得如此极端。让他们无法理解。

“行了,你先下去吧,待会如果要是凌妃娘娘过来的话,让她晚些再来见朕,朕现在不想见她。”

“好的,皇上。”

公公说完就退了出去,留下崇渊帝一个人躺在床上深思。

这两年来,他经历的种种痛苦,种种顾虑和担忧,只有他自己心里才是最清楚的。

一开始他以为凌妃会懂他,一开始他以为所有的局势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可是没想到现在,他却一错再错,手里的底牌一张一张的被抽了出去,几乎是让他措手不及。

他没有想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不过是帝王后代,居然能够从他手中夺走这一切……

虽然现在还没有达到目的,但是足已经让他感到恐惧。

不对,恐惧应该是从二十多年前开始就已经在恐惧了。

只不过那两种恐惧,并不是同一种情绪。

他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只知道在一个又一个彻夜不眠的日子里,他恨不得将天下的人全部都杀光,他才不会那么害怕。

总害怕有人想要夺走他的东西,总害怕有人想着要来报复他……

从荧惑守心的那件事开始,他身边自以为信任的大臣,一个个的离开了他。

再到谢霍,再到林峰,现在居然到了自己的发妻身上,甚至还有自己的儿子,包括现在这个还并没有透露身份的凌妃……

都让他感到惊慌不已,他感觉自己像是在一个局里面活了二十多年。

而设局的那个人,聪明狡诈,阴险恶毒,对他也是了解极深。

这种感觉越强烈,他就越感觉这个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他又说不清是谁?从这个猜到那一个,种种迷局,让他没有办法看清楚自己身边的一切。

他不懂的人太多,不懂他的人也太多。

他为了得到今天的这一切,为了让自己脚下的这片土地,成为天下霸主,付出了多少鲜血,耗费了多少精力,甚至不惜将自己当初很看好的武将也给逼死……

从发动叛变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想好了每一步后果,他花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好迎接这种后果的心理准备。

可是现在身边的人反应,却让他有些不理解。

沐清,林峰,谢霍……难道他耗费精力得到那一切?就是为了看到他们的这种反应吗?

不是的,他需要得到所有人的尊重,显然他现在还没有达到这个目的。

想当年他还是夜将军的时候,多么受人器重,军中的每个人都尊敬他,同僚都要忌惮他。

西域人听见了他夜闻天的名字,都能够两股战战,更别说是当看到了他的那一瞬间。

他这安全感,一丢失就是二十多年,从来都没有找回来过。以前年轻的时候总是想着要往上爬,每天晚上都睡得很充实,现在终于身居高处,才发现孤独的可怕。

“凌妃娘娘,皇上已经吩咐过了,现在不想见人,凌妃娘娘晚些时候再过来吧。”

“什么?”

凌妃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又觉得事出有因。

崇渊帝现在应该确实不太想见到任何人,毕竟发生了这么多事,心里烦躁也是正常。

“皇上是不想见本宫?还是不想见所有人?”

“这……”

公公的表情有些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本宫明白了,多谢公公提醒了,本宫晚会再过来。”

“多谢凌妃娘娘体谅。”

公公看着令妃娘娘离开的背影,心中满是感慨。

果然凌妃娘娘还是明白些事理的,不会强人所难,之前皇上喜欢她,也确实是有原因的。

但是现在为什么连凌妃娘娘都没有办法让皇上冷静下来了呢?难道说?灾难真的要来临了吗?

公公有些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而比他更忐忑的,那就是凌妃娘娘了。

她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幕发生,但是没想到会发生的这样突然。

看来崇渊帝对现在是病入膏肓,连谁都开始怀疑了?她自然也在其中。

好在现在她确定崇渊帝手中,没有她什么把柄,唯一的威胁就是太子殿下夜天耀。

她暂且还可以在这里,呆一段时间,直到看着崇渊帝被活生生的气死。

她已经有了影响崇渊帝心情的能力,那么很多事情做起来自然就得心应手。

袁芷已经下载了好几次命令,让她撤回去,可是看不到崇渊帝死,她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这么多年,她就为了这么一个目的等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一点点小小的怀疑?就放弃自己那么多年的目的呢?

另一个安排要撤回的安宁,已经做好了离开的打算,也就是在这两天里,她开始慢慢转变了自己的态度。

让府里的人都发现,让宁国元察觉。

她安宁……才不是小白兔。

“我发现你最近变得比以前沉稳多了。”

宁国元看着安宁,将房间的一切都打理好,不禁感慨道。

以前安宁可从来都不会做这些。

“人总是会变的,明白了这么多道理,当然是要学着去做。”

安宁说完,宁国元回过神陷入了沉默。“你觉得我以后,可能掌管不了这个家,管不了你了,是吧?所以你要自己学着做?”

宁国元忍不住问她。

“我以后不会在这里生活,收拾东西是要离开,王爷别误会了。”

宁国元诧异的看着她,眉头紧皱满是不解。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真的觉得我已经废了吗?”

“不,王爷你想多了。”

“那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本王理解错了?”

“王爷没有理解错,只不过,没有理解全部。”

“什么意思?”

安宁看着宁国元,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样子,不由得勾起唇角笑了笑。

“我跟着王爷身边这么多年,王爷好像从来就没动过我?”

安宁说完走到宁国元的床边坐下,脸上挂着随和的微笑。

对于宁国元,恨说不上,但是厌恶确是真的厌恶。

她就厌恶他们这一些好色之徒。

“今天我就要走了,特意来跟王爷告个别,以后的路……希望王爷好走。”

“你到底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你说这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宁不紧不慢的整理着自己的衣袖,看着宁国元淡淡道:

“听不懂才是正常的,王爷听懂了那我这么多年的埋伏,岂不是都白费?”

“什么?埋伏?宁儿……你别吓我……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宁国元开始露出惶恐的神情,看着安宁满是不可思议。

“我是什么人?王爷不是应该最清楚吗?王爷也不是说了会爱我吗?怎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你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