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团宠妹妹成了暴君的小祖宗 153、皇上的雄风

作者:辛夷阑字数:2209更新时间:2021-01-15 00:54:42
随机推荐:唐·吉诃德(青少版)-林羽江颜笔趣阁-傲天战魂-妃难从命:傲娇王爷请自重-盖世战神-农门悍妻将军请种田-我继承了上古仙尊记忆-遇见花开遇见你-都市战神帝世天-宋少,别来无恙-

第二日众人去凤鸾宫给皇后请安的时候,见她面色发白,双手托腰,身体止不住地发颤。

一座定,纯妃便问她,“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瞧着身子不太舒坦。”

想起昨夜之事,皇后脸上自挂不住。

可她能怎么办?打碎了牙只能咽进自己腹中,难不成要告诉她们自己在朝阳宫做了一夜的仰卧起坐?

她的腰腹实在酸疼的厉害,正要回纯妃话的时候,却听青黛语调中透着一股傲劲说道:“皇后娘娘昨日侍寝辛苦,回宫便这样,这不,正说要叫太医来调理调理身子呢。”

皇后看着青黛,脸上一副自己养了一条好狗的欣慰模样,又娇羞道:“青黛,别乱说。青天白日的,说这些做什么?”

众人寻思着,难不成这是被穆弈秋给......

感叹穆弈秋厉害的同时,她们莫名对自己侍寝那日也有了几分期盼。

唯一没有期盼之人是晚青。

她不仅没有期盼,还气了个半死。

“皇后娘娘若真觉着这事儿不该青天白日里说,那就是青黛犯下了错事。奴才犯错便该打,不打就没个记性。”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晚青微微带笑看着青黛,挑眉问道:“你是皇后娘娘身边儿的大宫女,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的都是皇后娘娘,所以你更该谨言慎行,更当规行矩步。你说错话让皇后娘娘觉着伤了脸面,你自己掂量着这巴掌是你自己扇自己,还是要本宫寻人帮你一把?”

青黛不服,却不敢吱声。

纯妃冷笑一声,拈着鼻尖儿道:“哪儿来的这么大的醋味?皇贵妃是眼馋皇后娘娘有宠?这侍寝不侍寝的都是皇上的心意,你有能耐让他叫了你去,由你替着皇后娘娘承担这份辛苦,不就免了今日这样的酸水子话了?”

晚青轻嗤出声,朱唇一撇,懒得抬眉看纯妃一样,只闲闲拨弄着手边案几上的瓜果,慢条斯理道:“本宫有没有能耐让皇上召幸本宫,本宫不知。可本宫有能耐让皇上不召幸纯妃你,你可信?”

不得不说晚青对于她这个皇贵妃的位份适应的极快,前些时候对着纯妃虽说也没多尊重但起码不敢出言顶撞,如今一朝翻身,全然没将纯妃放在眼里。

纯妃知道晚青口舌厉害,明白自己在晚青这讨不到什么口舌之利,于是悻悻闭嘴。

皇后虚伪赔笑打着圆场,“皇上性子好,人又温柔,自不会冷落了哪位姐妹的。”

晚青睨着皇后,

看皇后那副欲求不满的模样,晚青脑海里就闪过不可描述的画面,打心底里犯恶心。

他穆弈秋不谙世事的,倒是对这种拿不上台面来明说的事儿十分精通。

心里憋着的这把火和满当的恶心,晚青这一天看什么都不顺眼。

后来傍晚的时候,敬事房传来信,今夜穆弈秋翻了晚青的牌子。

“皇贵妃娘娘有喜,今儿个皇上翻了您的牌子,您好生准备着,等下鸾鸣承恩轿便会来接您。”

“准备什么?”晚青冷笑,“去告诉皇上,本宫累得很,不去。”

“这......这让奴才如何敢回皇上的话?”

“你爱怎么回就怎么回,反正本宫不去。也不单单是今儿不去,明儿也不去,后儿也不去,一直都不去。你回去告诉皇上,既然能把皇后折腾的下不了床,就让他一次折腾个够,没得日日换人折腾,本宫听着都觉得恶心。”

内监听了晚青这番说辞整个人都傻了。

心想皇上迎了这么个皇贵妃回来,往后可有他受罪的时候了。

不过晚青与他说了什么,他也只当是情侣间的小打小闹玩笑话,自然不会将这话告诉穆弈秋。

他甚至连晚青不去朝阳宫侍寝的意思都未曾传达,鸾鸣承恩轿依时来接,在凤仪宫外停了足足半个时辰也不见晚青出来。

敬事房的催促了好几次,说再耽搁下去就要误了吉时。

荷洛把这话原封不动地传给晚青,晚青讥笑道:“吉时?只听过婚嫁有吉时,上床也有吗?怎么着,他是算准了日子时辰候着人伺候他吗?幸而他是个男子,他若是个女子再赶上月事不调,死活算不准自己的月事日子不得把他给急死?”

荷洛‘噗嗤’笑出了声,“小姐火气这般大,可是嫌昨日皇上和皇后娘娘那事......”她捂着嘴,目光狡黠偷瞄晚青,“小姐从前不是说您对皇上没有半分喜欢吗?既然不喜欢,又为何要管他和何人发生了何事呢?”

担心被荷洛看穿了自己心思的晚青开始诡辩起来,“我就是不喜欢他,所以才不想去侍寝!这道理你还不懂吗?”

“不懂。”荷洛摇头,“从前先帝召您侍寝的时候,您心里千百个不愿不还是去了?”

去是去了,不过她是去药废了穆修齐,可没有同他做出那些颠鸾倒凤之事。

这个时候晚青也懒得再跟荷洛解释什么,只道:“你出去回了敬事房的人,让他们把轿子抬走,别挡在我宫门前碍我的眼。我乏了,今儿便早早歇下,天没塌下来就别让人再来烦着我。”

“小姐,您不去就是抗旨,这可是要落罪的。”

“说了不去就是不去,抗旨就抗旨了怎么地吧?我告诉你,今儿就是他穆弈秋来宫里求我,我也不会去他的朝阳宫陪他睡觉。他要是有能耐就下旨命人将我敲晕了抬过去,否则就别逼逼赖赖。”

荷洛伺候晚青这么久,很少见她说出这样过激的话来。

看来这次她是真的生气了。

吩咐完荷洛这些,晚青也不多跟她废话,转身就躺在了自己的榻上,用被衾将头蒙住。

晚青心中其实是打了小算盘的。

就是那种她生气了,怎么哄都哄不好的那种。但你要是不哄,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她本以为穆弈秋会亲自来接她,于是一边暗戳戳生气一边暗戳戳期待着。

直到最后宫外没了动静,她才偷摸起身从菱窗探首出去瞧了一眼。

鸾鸣承恩轿抬走了,宫门也合上了,穆弈秋没有来。

晚青在心底用自己‘毕生所学’的词汇将穆弈秋骂了个遍,饶是如此仍不能解气,气到扣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