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农门婆婆有空间 第149章小月儿的归属

作者:半亩人参字数:2247更新时间:2021-01-19 06:07:44
随机推荐:我的老婆是扶弟魔-巅峰狂婿-不见霜露不见君-纨绔狂医-你把爱情给了谁-通天之路-苏琴傅之恒-豪门盛宠:重生娇妻不好惹-重生八零:败家媳妇有点田-2508林君河-

“老头子你真厉害,这下小月儿算是脱离王氏的摧残,也能健康的成长了。”

云柯骄傲道,“那是,想当初继任村长时,不仅要知道村里办事的规章制度,更要熟知云柳两族的族规,没点底数谁服我。”

可怜他连着熬了好几个通宵,才背下来,这每一代的族长都喜欢加族规,一代叠一代的,都快有一本书了。

有时忍不住想,以后的村长该有多痛苦。

云柯发呆之际,荷花快速的亲了云柯一下,“相公,辛苦你了。”

云柯的耳尖瞬间涨红,小声道,“都老夫老妻的,还像个小孩子似的,亲来亲去。”

嘴上嫌弃,心里爽歪歪,呀呀呀,媳妇亲他了,好激动,好高兴,那模样如同刚成亲那会儿。

荷花一脸疑问,“老头子,你嘀咕什么呢?”唉,人老珠黄,比不上年轻漂亮的时候了,老头子都没反应。

一个没表示,一个没发现,结果就是浮想联翩。

“没什么,你就放心。小月儿这事,明天一准解决。只是以后要辛苦你了,我这早出晚归的,帮不上忙。”

时间紧促,每一个时辰都被安排得满满的,辰时之前完成晨跑,然后到鹿家小书院看书、背书、注释,完了进行算数,接着是策论,且每天都有一套题,要解答修改,直到方方面面俱全为止。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是的,沐安晨套用了五三的刷题模式,让云柯他们在题海里面奋斗,分析修改,掌握总结,直到自己觉得可行为止。

古代科举考试不似现代考试,满满都是套路,只要知道解题思路,就能推导出来。

它考验的是学子对法令的认知、对算术的掌握、对书法的了解、对文才的积累、对政论的看法。

这些对学子来说,是极大的挑战,只有多看,多做,多想才能临危不乱,才敢下笔。

寒门学子没钱没人脉,只能靠自己慢慢积累,再在失败中找经验,成为万里挑一的那个。

或者为到目的不择手段,选择与虎谋皮,从而忘了初心,最终被人舍弃。

沐安晨自接触后,瞬间觉得,还是中高考简单,作为一个现代人,要完全读完掌握简直要老命。

你能理解翻来翻去都是文言文的痛苦吗?关键是还要体验你看不懂,但你还要教别人时的心惊胆战,深怕把人引入误区。

果然一切高深莫测的,都是你不懂,但又让人觉得你很厉害的操作。

好在穿越金手指从不让人失望,空间有个堪称是国家级的藏书房,里面包罗万象,各方人文习俗,文化经典,应有尽有。

起初沐安晨还以为是修仙时空的书,与她所在的时空历史文化不相同,没什么用。结果一翻开,大吃一惊,里面居然有雷同相似的,最关键的是她看得懂。

果然能穿越的,要么是天选之人,来创造辉煌的;要么是被上天嫌弃,来当垫脚石的。

好在目前为止,她还是上天厚爱的那个。

沐安晨每天通宵熬夜,挑灯夜读,边学边教,在古代文学上结合一些新颖的思维,虽不如文学大佬们精通,但胜在实际。

科举筛选出来的人才不管为谁所用,最终都是要有政绩,才能服众。

一切还算顺利,毕竟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

……

清晨,荷花家很是热闹。

一早吃完早饭,小茶子领命将二房的叫到正屋。

来时,王氏还在床上,一不干活,二不做早饭,舒舒服服的侧躺着,小茶子来时,没半点不好意思。

云恒从夫妻角度来看,绝对是个好丈夫,对王氏那是言听计从,百依百顺的。

连早饭都舍不得让王氏做,早早的起床点火和面,顺便劈好柴堆好。

但他不是个好儿子,好父亲,从本质上来说,他更爱他自己,更愿意活在自己认为对的环境里。

再云柯快要发火的时候,王氏拉着云文慢慢悠悠的踏进院子。

云恒低着头,弯着腰,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子。

“爹,你叫我们来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云柯对他这二儿子是不再怀抱希望了,单从他生病期间,老二两口子就没出现在他跟前,人心凉薄到如此,他们之间的夫子情早也稀薄了。

“这事的确重要,我且问你,在你心中儿子和闺女那个重要?”

云恒愣了愣,不明白他爹为何问这,但还是老实的回答,“自然都重要。”

儿子,闺女都是从他媳妇的肚子出来的,分量都一样。

荷花瞬间气笑了,满嘴胡话,还说的一本正经。

都重要,只怕这个都,是偏向王氏的吧。

“既然都重要,我又且问你,自分家开始,你可知道你闺女每天吃的是什么,身上又出现过多少新伤,你又抱过她几次。”

“爹,你这话说得我在虐待人似的,每天我们吃什么她吃什么,至于这伤,小孩子磕着碰着很正常,没什么大惊小怪的。”

虽然他不怎么关心和照顾,但还不至于丧心病狂的虐待亲生骨肉。

“你也别一副我诬蔑你的样子,你仔细看一下,你闺女身上这大大小小的指甲印,是磕磕碰碰出来的?”

铁证如山的证据,百口莫辩。云恒看了一眼,知道他爹在兴师问罪,他知道他媳妇一直觉得是小月儿的原因才导致分家的,心里一不舒服,就拿她出气。

平常小月儿这闺女没心没肺,不哭不闹的,他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反正也没什么损失。

王氏难道安静的听完两父子之间对话,当看到小月儿手上的淤青,瞬间觉得这两人没事找事干。

谁家爹娘不打孩子的,她只不过小小惩罚一下,小题大做的,或者这两人别有所图。

“爹,你要说什么便说吧,不用弯弯绕绕的说一通,浪费彼此的时间。您要是觉得错了,大不了以后我们收敛点。毕竟谁家爹娘不打孩子的,又不是金疙瘩得供着。”

荷花是真觉得王氏是个聪明人,不过就是有太多心思不用在正途上,太喜欢专营了。

“是不是金疙瘩,老娘不知道,但小月儿是个人,是我云家的孙女,即便你是她娘也不能如此狠心对待,这小小的人儿,被你折磨成什么样了。这身上就没一块好皮,你这当娘的,难道心不会疼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