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名侦探修炼手册 第400章 选A,还是选B?

作者:肥瓜字数:2304更新时间:2021-05-09 16:23:40
随机推荐:都市最强弃少-将军在上:穿越萌妃要逆袭-至尊狂婿-来自末世的除灵师-我的夫郎黑化了-幸孕甜妻:大叔,安分点-我成了龙妈-步步入婚:老婆你别跑-陈枫顾欣怡-我靠学习美若天仙-

“什么都没有听到么?”周言的思维似乎一下子没了方向。

他转过头看了看一旁的林溪,发现她也用手捏着下巴,很明显,也是推理链断了,陷入了苦恼的状态。

哎,好难啊。

现在,摆在眼前的谜题又以下几点。

第一:头是怎么被斩断的?

当时陆仁甲大哥刚刚摸完臻美小姐的头,那时候脑袋还在,但是两三秒之后,脑袋就不翼而飞了,这太诡异了!

第二:被斩断的脑袋去哪了?

当时的木头箱子是封闭的,只要敞开一点缝隙,就会有光射进来,所以在头颅被斩断后,那掉落的脑袋肯定没办法移出箱子的。

但是,门敞开后,那脑袋却不见了。

而且整个过程中,陆仁甲都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第三:快速的移动。

这点也很是奇妙,陆仁甲大哥到底是怎么从篝火下方,在几秒内,回到舞台之上的呢?

如果解开了以上的三点,那应该就能将这场案件破解了吧。

好吧,现在陷入了死胡同,所以就只能先一条一条解决了。

首先,就是第一条。

头是怎么斩断的!

周言翻开了笔记。

【一梦十世:是用传送门把头切了,杀人的是个真正的魔法师!他用传送门杀害了这个虚假的魔术师!】

“额......兄弟,可能你们那个世界里,这种推理是成立的。但是在我们这个世界,我用这种说法跟侦探协会写报告,那我这侦探应该就当不下去了。”

【春花血虐:总觉得陆仁甲有问题,感觉他是犯罪者俱乐部的人。】

周言看到这个留言后,皱了皱眉,他抬头看了眼陆仁甲,这会儿,他正在梳理着气息,好像是想到了被血迎面喷一脸,还有点后怕。

“emmm......我觉得,咱们也不能看谁都像是犯罪者俱乐部的,对吧。况且就算他是,那怎么解释他将臻美小姐脑袋切掉的事实?

手起刀落,将脑袋砍掉,然后将头颅给生嚼咽了?

嘶......如果非要硬这么说的话,好像也不是不行,犯罪者俱乐部新成员,特点是牙口好......

妈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周言晃了晃脑袋,赶紧将思绪给拉回来。

【乚乚丶:主持人有两个,路人甲有两个,那臻美会不会也有两个。】

“呦,这位兄弟你慢了一步,这一点我们已经想到了,看来你那边延时比较严重啊。”

【骸骨关新号:双胞胎...该怎么说呢,假如是双胞胎的话,他们会有一个交接真路人甲的过程。

这个过程就有唯一性。

也就是说,如果要杀臻美,那必须通过臻美的姐妹,所以臻美的姐妹至少会参与这次凶杀】

周言看着这段话沉思了一会:“有这种可能......但是也不一定。

因为这场魔术本身就需要臻美小姐的孪生姐妹去假扮她,在篝火下方等着陆仁甲掉下来。

这是魔术的一部分。

而凶手,说不定就是早就看穿了魔术的手法,然后在某个环节做了一些微妙的更改,然后就让臻美小姐的头不翼而飞了。

所以暂时,还是先破解以上的三个问题才是重中之重。”

正在心里嘀咕着呢,突然,周言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嘶——等等!”

他怔了一下,赶紧往前翻了一页。

那页上,有一条留言......

【鸽到天荒地老:难道是假头调包】

好吧,这句话说的很模糊,【假头调包】,就是这么么棱两可的四个字。

而且当时周言也想不到用什么方法将脑袋调包的,毕竟舞台和篝火相聚那么远,现在连脑袋是怎么被砍掉的都不知道。

但是......就是这四个字,却让周言思绪中灵光一闪。

“调包......调包......”

他反复的念叨着这两个字。

是啊,这个魔术中,有许许多多的环节,都存在着调包。

篝火,陆仁甲,臻美小姐,甚至主持人都在调包。

那么这么多次的调包,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周言突然的想到了前几页中,他看到的一条留言。

【何度:突然在想,要把乒乓球送到路人甲手上很难,但是要选中周言/林溪却很容易。

之所以选100个球这么多,就是为了保证尽可能砸到周言,如果砸不到,可能任务就会作废,砸到了的话就正常进行。

就像魔术师的一个基础技巧,拿AB让你选,想让你选A,如果你选了B,就让你把B放回去,选了A就让你拿起A。】

留下这段话的兄弟,他的本意是想要解释‘乒乓球’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已经被解决了,所以暂且就不管了。

而周言比较注意的是,他后面举得那个例子。

的确,魔术师有个很基本的技巧,那就是让观众二选一的时候,他是可以诱导观众选到自己想要的牌的。

因为他让观众选牌之前,不会告诉观众,你选则的是‘扔掉这张牌’,还是‘使用这张牌’。

这是一个典型的心理诱导。

那么......如果把【牌】换成【人】呢?

会不会,在走入箱子前,臻美小姐就已经将‘心理诱导’的种子植入了所有观众的思维之中了呢。

凭借着这句话,周言的脑子里瞬间就出现了一个极其另类的推想。

那就是......如果【臻美小姐的头是在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下被砍掉的】。

那么......这句话可不可以就理解为【臻美小姐的头没有被砍掉】或者【臻美小姐的头早就被砍掉了】。

好吧,这段思维比较绕,所以在解释一下。

那就是......

会不会,在臻美小姐走进箱子之前,她的头,其实就已经被砍掉了!

没错!

走进箱子里的那个......会不会其实就是一具无头的尸体!!!!!

那么到这里,肯定会有人大声的反驳!

他会喊:“放屁呢!全场几千名观众都盯着舞台呢,臻美小姐走进箱子里的时候,明明就是带着脑袋的啊!观众又不瞎。

而且,如果臻美小姐真的已经被砍掉了脑袋,那她又是怎么活动的呢?难道是无头尸体自己走进箱子里的。”

好吧,这的确是难以解释!

但是!!

想一下魔术师惯用的手法啊!

选A!

还是选B!

其实最终的结果,并不是观众说的算的,而是魔术师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