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九星之主 526 沙俄帝国大学的蛇头学长学姐们

作者:字数:4562更新时间:2021-05-09 16:11:55
随机推荐:腹黑王爷宠妻攻略-龙门狂枭秦生牧思雨-总裁爹地惹不起-全球妖变-华笙江流-八零弃妇的开挂人生-奶爸的异界餐厅-豪门龙婿程然白槿兮-孟瑶顾离-锦衣之下全番外圆房今夏陆绎-

从地域的角度来讲,荣陶陶此行前往的大学城市,妥妥的位于欧洲,而且还是北欧,甚至城市所在的摩曼州,直接与维京帝国接壤。

不服不行啊,俄联邦的国土,那真叫一个横跨亚欧大陆。就这,还是解体之后的国土版图呢,想想这一国度昔日里的辉煌,的确是让人惊叹。

话回来,无论昔日里再怎么辉煌,老大哥也故去了,目前的俄联邦对于华夏而言,应该是“侄子辈”的。

每每来此参加阅兵,红场上华夏士兵唱起的《喀秋莎》,也是“给你一张过去的D,听听我跟你爹当时的感情”

随着飞机在夜幕中缓缓降落,荣陶陶望着窗外那灯火辉煌的画面,心中也是暗暗感慨。

可算是到了,十多个时的航行,坐的屁股都疼了

这是一个号称“被遗忘在世界尽头的城市”——摩曼港城。

这世界上不毛之地很多,所谓“被遗忘”的地区也是数不胜数,为什么摩曼港城却可以如此逼格满满,大言不惭?

因为这座港城足够辉煌!

辉煌到西方人口中的上帝,可以把它遗忘在这里,但是人类世界各个国度不会有人遗忘。

这里有着俄联邦、甚至是全世界范围内,最大规模的军港!

仅就这一条,荣陶陶的生命安全应该就能有保障?

嗯谁知道呢。

荣陶陶也是从军事重地来的,松柏镇是华夏雪境最重要的枢纽城市,而松江魂城也是雪燃军的人才储备库。

但与下方的摩曼港城比较起来

算了,还是别比了,这必然得是华夏省会城市应有的规模。而松江魂城走一个“田”字就算绕城一圈了。

“成功了么?”身侧,传来了查洱的询问声音。

查洱的嗓音稍稍有点低沉,但还不到低音炮的程度,所以魅惑的效果稍稍打了些折扣。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期待的查洱,荣陶陶一手摊开,手心里突兀的拼凑出一张雪花薄片,“成功啦!”

大师级·霜花雪饼!

它依旧很薄,但却不轻了。

在外在形态不变的情况下,重量却迅猛增加,可想而知,这雪花薄片凝结的霜雪到底有多么紧实,防御力又会有多强。

“嗯,不错。”查洱满意的点了点头,“毕竟0分钟就学会了三项殿堂级魂技,这十多个时的飞行旅程,你再晋级不了霜花雪饼也不过去了。”

“嘻嘻。”荣陶陶脸上露出了一丝傻笑,霜花雪饼毕竟是他自创的,但却鲜少使用,反而要旁人来教导他如何晋级,起来真是惭愧的很。

查洱的目光掠过荣陶陶的面庞,看向了窗外的夜色,道:“想的是谁?”

荣陶陶面色疑惑:“什么?”

查洱:“霜花雪饼等级越高,寻求庇护的心思就要越深切,所以当你使用大师级·霜花雪饼的时候,脑子里的那个人是谁?”

荣陶陶:“个?”

“哦?”查洱转眼看向了荣陶陶,由于他带着茶色墨镜,所以荣陶陶看不清他的眼神,“不只一个?”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飞机徐徐降落,滑轮与地面接触的一刹那,整个飞机震动了起来,轮胎与地面摩擦的噪音极大:“烟红糖酒春夏秋。”

查洱:“”

查洱这种魂技大师,看待问题可不会只看表象。

他口中问的是荣陶陶想的是谁。但实际上,荣陶陶脑海中浮现的人,不仅是能救他的人,更是与荣陶陶感情极为深厚、他发自内心信任的人。

以查洱对荣陶陶的了解、以及教师们与荣陶陶共同执行任务的情况来看,这样的情感绝对不是单方面的。

这一个个威震雪境的教师代号,都成了荣陶陶的家人?

好子,掏空了松魂的半壁江山呐?

飞机渐渐降速,噪音也了不少。

查洱一手推了推茶色的墨镜,幽幽的开口道:“我跟他们认识你的时间差不多,我甚至比红烟秋认识你更早。

两年前,我在演武场上还救过你”

荣陶陶:???

等等!

这是我的错觉嘛?我怎么听出了点幽怨的意味?

认识早有个屁用啊?你又没跟我一起出生入死

荣陶陶心中念头急转,想到了很多种回应方式,最后,他选择了以毒攻毒。

夏教,请务必助我一臂之力!

荣陶陶撇了撇嘴,声嘀咕道:“您哪有时间管我,您研究魂技,要跟魂技过一辈子呢~”

查洱:“哈哈~”

闻言,查洱忍不住笑出声来,这鬼的确有点意思。

别的学生面对堂堂松魂四礼·茶的质问,怕是要诚惶诚恐、连连道歉,这子可倒好,直接怼回来了?

这话语风格,颇得夏方然真传呐!

两人接触的机会的确不多,上次荣陶陶创造霜花雪饼魂技,就算是两人聊时间最长的一次了。

查洱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你的名单里,四季四礼差不多都全了,唯独少了冬和茶。

希望以后,你再施展霜花雪饼的时候,我也能出现在你的脑海中。”

“别吧。”荣陶陶苦恼的抓了抓头发,道,“我只想咱俩平平安安的在帝国大学度过修行的日子,我可不想跟你在刀山火海里转几圈。”

“也是。”查洱收回了手掌,稍稍低头,“名单上的人已经那么多了,已经很拥挤了。一个人能付出的感情就那么多,再加上我,其他教师会不高兴,会责怪你吧”

荣陶陶:???

好家伙,我以为你代号“茶”是因为你喜欢喝茶!

结果你跟我在这茶言茶语?

荣陶陶跟查洱的确交流较少,之前没摸清楚查教的套路,还停留在茶先生叫斯华年为“姑奶奶”的时候呢。

现在荣陶陶算是看明白了,这竟然是个绿茶男?

查洱:“话呀?”

荣陶陶:“啊?”

查洱:“聊不得有问有答么?”

荣陶陶挠了挠头:“这”

“切~你这战斗力也不行啊!”查洱突然卸下了伪装,“来的时候,方然还特意告诉我,跟你在一起聊特有意思,结果我还没用力呢,你就没声了。”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咧了咧嘴:“你跟夏教风格不一样啊,人家是纯粹对线输出,最多荣耀背刺。

你可倒好,跟我在这以退为进你别着急昂,我再适应适应”

着着,荣陶陶身体突然一哆嗦,心脏呯呯直跳!

但是这样的感觉却不是感到危险、威胁,而是一阵阵的欢喜、愉悦?

隐隐的,荣陶陶只感觉体内的家伙要撒欢儿了!

他不再犹豫,当即将云云犬召唤了出来。

“汪!汪汪!”云云犬刚一出来,便开心的叫唤了起来,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撒欢儿才好,它在荣陶陶的怀里,直上直下的跳了起来。

万幸,此时飞机已经落地,正在滑行过程中,飞机上的旅客们都已经醒来,准备一会儿下机。否则的话,荣陶陶怕是要被骂惨。

“呵呵。”荣陶陶忍不住笑出声来。

归根结底,荣陶陶与云云犬是“共生体”,他与云云犬越是联系紧密、契合度越是高,就越能感受到本命魂兽的心情。

这是一种归乡的喜悦。

荣陶陶也意识到了,此刻的他已然踏足了云巅之地。

“嘤~”云云犬扒着荣陶陶的胸前,仰起脑袋,那粉嫩的舌头不断的舔着荣陶陶的脸蛋,它似乎很感激主人能带它回到久别重逢的家园。

花了好大工夫,荣陶陶这才按下了欢呼雀跃的云云犬,目前看来,家伙是不打算回到荣陶陶的体内了,它又回到了熟悉的“狗窝”,在荣陶陶那一脑袋然卷儿上原地转圈。

“咔嚓。”

“咔嚓!”一阵阵手机拍照的声音、伴随着闪光灯传来。

也不知道这些乘客是在拍云云犬,还是拍世界冠军荣陶陶。

不过荣陶陶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来到摩曼港城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全世界。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无论保密工作做的再怎么好,到了沙俄北方帝国大学之后,荣陶陶的行踪也会暴露的,毕竟他要跟学生们一起上课。

更何况世界冠军来校当交换生的消息,已经被沙俄北方帝国大学公布出来了。

荣陶陶可是世界级的名人!

他来这里当交换生,也是帝国大学的荣光,学校可不会放弃这样增加影响力的宣传机会,。

君不见,荣陶陶夺得世界杯冠军之后,松江魂武大学扩招了多少学生?国家又有何种程度的资源倾斜?

实话,一个寻常的世界杯冠军,真的无法达到荣陶陶这样的影响力。

荣陶陶的经历实在是太具有传奇色彩了!

这是一个年纪轻轻就被写入史书中的人,他不仅仅是重大战争的转折点,更是最年轻的魂技创造者。

这位年幼的雪燃军特种战士,展现出了与年龄不符的精湛技艺,以摧枯拉朽之势各种以一敌二,战败了一群大哥哥大姐姐,夺得桂冠。

毫无疑问,这就是一个冉冉升起的将星。

更可怕的是,他对他的家乡爱的深沉。

多少人爬得高了,便忘乎所以,遗忘了家乡的土地。

甚至他们嫌弃自己的出身与故土,刻意的与自己的过去斩断联系,探头叼向了西方递来的骨头。

但荣陶陶并没有这样,甚至在功成名就之后,在迎新演讲中,单独拎出来一个章节,用最后一段、也是最重要的一段章节来书写“故乡”。

他,他始终认为,每一个战士都应该有一个故乡。

他还,找到你的故乡,战友们,找到那个真正支撑你屹立于世的地方。

从始至终,他的演讲、他围脖上发布的文章与诗词之中,都不曾出现过“爱”这样的字眼,他写的都是雪境的酸辛与苦楚。

因为真实,所以珍贵。

这一波反向宣传,简直是无人能及,看看今年世界各地去华夏雪境打卡的游客吧

简直是爆炸。

自然而然的,当荣陶陶扣着鸭舌帽,与查洱低调走出机场通道时,看到了一群特意来接机的帝国大学教师。

谁都不傻,帝国大学知道荣陶陶能为它们带来什么,而荣陶陶也是被这接机阵仗搞得有点懵。

好像自己不是来交流求学的,更像是来莅临检查的领导。

“查教!”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围栏外,笑着对走出来查洱摆了摆手。

“哈,杨教,联系多年,终于见到真人了。”查洱也是满脸笑容,急忙迎了出去,并给那名男子一个大大的拥抱。

荣陶陶好奇的看着那黄皮肤面孔,对方也是沙俄北方帝国大学的教师?

华人?

“久仰,荣陶陶。”男子面带友好的笑容,探手而来,“我是杨沫,杨树的杨、泡沫的沫。在帝国大学教务处任职,你叫我杨哥、杨教都可以。”

泡沫的沫?

荣陶陶一边与男子握手,一边眨了眨眼睛。

这名字,但凡出现在花名册上,荣陶陶绝对会认为是个女性。结果却是个身材魁梧的汉子?

荣陶陶已经不矮了,但眼前的男子怕是要接近一米九了,跟查洱差不多高。

他的普通话中没有儿化音,想来,应该是出自华夏南方家庭?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帝国大学的各位教师。”杨沫带着荣陶陶和查洱,与足足6、7名教师一一见面。

教务处的、招生办的、其中还有一名专管荣陶陶班级的导员,也就是所谓的“班主任”。

对于一众教师,荣陶陶很有礼貌的一一握手,展现出一名学生应有的态度。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与教师们一一结识过后,一个年轻女孩手里拿着两束鲜花,分别递给了查洱与荣陶陶。

荣陶陶:“”

如此接机场面,与荣陶陶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他想低调,但是帝国大学不允许他低调

拍照、摄影就差开记者招待会了。

而那送上花束的女孩,也给荣陶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有着一头金红色的长发,穿着古典风格的洁白长裙,那波浪大卷束成了马尾,绕过她的脖子,搭在了胸前。

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中世纪贵族少女,明眸皓齿,贵气逼人。

然而对于荣陶陶而言,有高凌薇珠玉在前,其他女孩不过是大猪蹄子罢了。

再美你能美得过我家大薇?

所以,真正让荣陶陶印象深刻的,是女孩递过来花束的那一刻,出的那一句话:“世界冠军,我的新同学,入学后记得来找我报到,千万别被人欺负了。”

荣陶陶:???

啥意思,这是让我去拜码头?

而且她还明确了“世界冠军”这样的词汇,啧啧这边的地头蛇挺嚣张啊?

爷我纵横雪境,谁能欺负得了我?

那个谁,斯华年您先坐下,没你

奶腿的,我高低给沙俄帝国大学的学长学姐们上一课!

今母亲节,一会儿要启程去参加家宴,主要是给家中老人过节,请个假,今就更一章哈,祝各位书友的母亲幸福安康。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