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桃花错 第一百九十二章 冬雷震震

作者:半夏谷字数:3336更新时间:2020-08-09 18:04:25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至尊龙婿叶辰-简清权景吾-上门女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大雪初停,天气却愈发严寒。

小青子从紫宸殿的温室殿走出,由脸蛋冻成红萝卜的小吉子笑脸相送,饶是提前动用内力来御寒,也打起寒颤。

每隔十日,小青子就会被太上皇问话。

可惜,楚熙帝赵回的日常作息,太单调。

前往回心殿的途中,小青子耳尖,听了一路的闲言碎语。比如,明王府外,倒了几具冻死骨,还是美艳的冻死骨,据说是被明王妃紫羡打发出去的丫头。比如,丞相府外,搭起粥棚,丞相夫人顾盼盼,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犹如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小青子摇摇头,若是皇贵妃钱七七在京城,哪里有那两位蹦跶的机会。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夭美人,明艳天下。

至回心殿,小青子顿感温暖如春。

这银骨炭,轩窗下摆了一溜儿。将那盆从西戎八百里加急送过来的幽灵花,熏得手舞足蹈,淡紫色的小花活像横行霸道的八爪蟹。

“父皇,今日可有问些新鲜的玩意?”赵回搁下略带桃夭香的家书,笑意融融,笑得掐出春风,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回陛下,太上皇问了您的眼睛。”小青子轻声道。

赵回听后,拾起略带桃夭香的家乡,再读一次。

小青子悄悄抬头,想打量赵回的眼睛,不料收到赵回嘴角噙着的阴冷笑意,连忙埋下脑袋,还有一双红红的眼眶。

太上皇问小青子,老十的眼睛如何。

小青子非常自信地答道,并无异常。

小青子当时以为,太上皇人老了就爱疑神疑鬼。陛下因为去年感染风寒而落下病根子,比常人更畏寒。今年冬天,陛下窝在回心殿不出门,还是一副弱柳扶风的姿态。皇贵妃若是在回心殿,必定欢喜。

哎,陛下和皇贵妃,如今聚少离多。

“小青子,阿满那年带着朕远赴腾格里沙漠求医时,偶见的沙漠豆是什么颜色?”赵回温柔一笑,半是月光的寒凉,半是眉茶的暖香。

“朱红色。”小青子哽咽道。

原来,不是太上皇人老了就爱疑神疑鬼,而是他小青子心大得像马蜂窝。陛下…陛下怎么会不辨颜色呢。

“朱红色?七七在家书中提及,她是黄昏时分瞧见沙漠豆的,黑黝黝的大眼睛就黏在朱红色花朵中间。然而,她眨巴眨巴眼睛,花朵就由朱红色变成紫红色。待到阿诗骑着一一奔跑过来,花朵又变成粉红色。七七拔出小弯刀,想割了一朵沙漠豆,压成花干,送给朕。结果,花朵还能变成白紫色。愣是将七七这个混世魔王,吓得晚上睡不着觉,跟阿诗挤在一张床上,你说好笑不好笑。”赵回再次笑意融融,笑得掐出春风,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语罢,小青子堆起僵硬的笑容。

如此有趣的沙漠豆,陛下看不到了。

“行了,别哭丧着一张脸,朕还没死。不辨颜色而已,又不是眼瞎。”赵回忽而咳嗽连连,咳出血沫子,脸色极其苍白。

小青子连忙倒了火炉上煨的热汤,递给赵回。

赵回抿了几口,才恢复丝丝缕缕的血色。

“陛下,您歇歇吧,不如让奴才代笔。奴才的画工,也是跟着阎大家学的。”小青子见赵回铺开一张洛阳瑞香纸,执着宣城散卓笔,轻点了朱砂,着急起来,就掏出了心窝话。

“朕想画七七。”赵回笑道。

小青子愣了片刻,尔后使劲地摇摇头。他还以为,陛下要画沙漠豆呢。原本,他也好奇,要如何画沙漠豆呢。

一个时辰后,桃夭美人跃然纸上。

可惜,赵回无法上色。

“小青子,翻出七七前些年抹的胭脂,要朱红色、紫红色、粉红色、白紫色。”赵回搁下宣城散卓笔,笑道。

待小青子离开,赵回脸上的笑意淡去。

漠南,大片沙漠,水源匮乏,环境相当恶劣,却养育了英勇善战的呼揭部落。钱七七在腾格里沙漠里遇见风暴,又遭到呼揭部落的袭击,十七万骑兵折损了一半,只剩下八万。

然而,钱七七在家书上只字未提。

还是随行的颜如卿,偷偷打了小报告。

以前,赵回盼着铁树开花。如今,他宁愿铁树不开花。他的七七,在腾格里沙漠迷了路,没有瞧见沙漠豆时,连糖心红薯都吃不上,还喝过马血,吃过人肉,教他知晓后胸口一直发疼。

“陛下,不如请孙药王过来把平安脉?”小青子轻声道。

赵回笑而不语,脸色阴沉,显然是恼怒了。

上色,也花去一个时辰。小青子表示,他跑跑腿,倒倒水,偶尔打了几个盹,赵回便将钱七七描成活脱脱的狐妖了。

对,一颦一蹙,嬉笑怒骂,皆是活脱脱的狐妖。

那身云裳,忽而朱红色,忽而紫红色,忽而粉红色,忽而白紫色,看得小青子努力地揉揉眼,那些攒了许久的金豆子就簌簌而落了。

“赠给顾颂。”赵回冷声道。

小青子听后,先是震惊不已,尔后哭丧着脸。

顾颂那王八羔子,与皇贵妃青梅竹马,这些年凭着一双风流的桃花眼,俘获了京城无知少女心,比起陪同九歌公主长住北狄的谦王赵容,更具威胁力。

可是,陛下赠给情敌,一幅皇贵妃的画。

小青子不得不疑神疑鬼,赵回的未来。

“放心,你家陛下舍不得死。朕若是死了,七七会发疯,这神州大地可能就是一片人间地狱。”赵回若有所思,叹道。

所以,他最后会亲手杀了七七么?

说来可笑,他竟然不确定了。

东夷的《丹凤图》,西戎的《丹凤图》,皆已验证。而北狄的《丹凤图》,大概是最后一个预言,朱红桃夭瓣瓣,凝结了钱七七的血珠。

蓦然,冬雷震震,打断赵回的思绪。

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冬雷震震,意味着四季失序,阴阳颠倒。

“小青子,北狄的探子,行动之后,撤出一半。”赵回笑意融融,笑得掐出春风,春风又绿了江南岸。

小青子刚答了一个诺字,忽而天摇地动。

“小青子,趴下!”赵回冷声道。

眨眼功夫,回心殿坍塌了一半,恰好瞥见那冬雷裹着紫电劈开了已经病逝的颜贵妃所手植的丹桂寂寞红。

刹那间,赵回脸色惨白,边取出软骨散的解药吞咽下去,边足尖轻点施展桃花步,直奔紫宸殿的温室殿。

那紫宸殿的温室殿,浓浓的血腥味迎面而来。

回心殿乃太上皇为颜贵妃所建,都坍塌了一半。而紫宸殿,是楚极殿动工之际,首批建起来的宫殿,后果就不堪设想。

果然,赵回无意间发现了,明黄色龙袍的一角。

泪花涌在眼眶,到底没有掉落,就被一场雨打湿。

赵回吩咐匆匆赶到的禁军侍卫全面展开营救行动后,就徒手去挖开明黄色龙袍附近的瓦片砖块,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就鲜血淋漓。

“陛下,陛下,太上皇无恙!”小青子喊道。

赵回转过头,手上动作不停,脸色阴沉下来。

“太上皇,本宫打赌赢了。瞧陛下,多关心咱们太上皇呀。”卫太贵妃挽着太上皇,笑容清爽,甚是欣慰。

太上皇听后,自然是感动得老泪纵横。

刚才,又是冬雷震震,又是地动山摇,太上皇首先想到的是大楚的未来,尔后才记起赵回,连忙赶往回心殿。

所幸,途中碰见小青子,得知赵回无碍。

可是,那棵颜贵妃所手植的丹桂寂寞红,被冬雷裹着紫电劈开,太上皇追忆起往昔,感伤不已,便耽搁了些许时间。

第二日,京城洛阳仍然处于恐慌之中。

北狄女帝暴毙的噩耗,不亚于天降异象。

取三月初三的桃夭,取九月初三的白露,一套铜铸风炉、杨柳木炭、熟铁火钳、小青竹夹、槐木水方、越州玉碗等煮茶器具摆开,静待一沸鱼目小泡,二沸涌泉连珠,三沸波浪翻腾。

赵回被软禁在熙王府里,神态悠然自得。

一双玉手,包着白纱布,平添几分柔弱之美。

太上皇先是怒气冲冲,脚步不稳,尔后示意齐公公驱退所有的禁军侍卫,直接砸了那盛着滚烫的桃花茶的越州玉碗。

“北狄女帝是你杀的!”太上皇怒道。

据说,北狄女帝暴毙,是一桩丑闻。北狄女帝死在龙床上,而龙床之上还躺着白花花的美人玉体。当然,美人花容失色。更有热衷于八卦的长舌妇人,道是这北狄女帝宠幸的美人,与大楚太上皇神似。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若晓光,目如点漆。

“三哥早就觊觎北狄帝位。那美人,的确是春衫堂的探子寻来的,却是三哥亲自送到龙床上的。朕一直纳闷,东夷和西戎勾结,北狄怎么就袖手旁观了,原来是父皇留着几分情意呢。”赵回冷笑道。

“混账,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太上皇怒不可遏。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丹凤象征的根本不是祥瑞,而是杀戮。血泪成火,火浴丹凤,丹凤涅槃,神州大乱。你我不过是蝼蚁偷生,早已被上天厌弃。朕也只是顺应时势。这神州不大乱,又何来的统一。兴与亡,百姓总会苦。父皇敢说,没有存了半分私心,还是说与卫姨一般,对七七充满恐惧。”赵回冷笑道,眸光寒凉。

“混账,混账……”太上皇气急攻心,晕倒在地。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