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桃花错 第一百九十一章 卫贵太妃

作者:半夏谷字数:3497更新时间:2020-08-09 18:04:24
随机推荐:原来婚浅情深-钢铁皇朝-北方有佳人-惹爱缠婚-九州云帅-Boss,夫人又把人打了-这个嫡女有点狂-三世情,狐颜乱-我把科技掰弯了-萧权秦舒柔-

茶庄,结香花零落,掩盖了血腥味。

琅王赵念披头散发,任由德川香织替他披上外衣,依旧感觉到,流经四肢百骸的冷意,却强作镇静。

他输了,输得彻底,可是他绝对不认输。

“二哥培养的金菊军,比起八哥的牡丹军,相差甚远。朕跟着二哥,寻到茶庄,也不过半炷香的功夫就解决了。”楚熙帝赵回冷笑道。

“半炷香……”赵念喃喃道。

半炷香的功夫就悄无声息地解决了茶庄的所有武力。况且,他与德川香织的巫山云雨,向来并不投入。

赵念越思索越是恐惧。

“殿下莫害怕,大楚陛下可治不了您的罪。”德川香织的嗓音忽而变得清冷,待揭开面具,露出一张冰冷绝尘的容颜,正是飞雪居士。

倘若琅王赵念与德川香织合欢,那就是勾结东夷的叛国重罪。可惜,换成飞雪居士,飞雪居士还是大楚人,赵念身上哪里有罪名。

至于莫须有的罪名,那是昏君所为。

“陛下驾临茶庄,本王惶恐。”赵念笑道。

长乐宫走水,是他制造的又如何。埋伏在长乐宫的太监宫女,早就死在那场走水之中。两位工部侍郎在李尚书的授意下,修复长乐宫时多挖了一条暗道又如何,他大可以反驳是长乐宫的逃生密道。并且,李尚书死于马上风,两位工部侍郎被家中悍妻砍死,也是死无对证。

“二哥确实该惶恐,因为今晚是二哥的死忌。”赵回抽出春水剑,笑意融融,笑得掐出春风,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

饶是提高了警惕性的飞雪居士,乍见赵回刻意显露的绝色,心底咯噔一声,恨不得用素帕捂住自己的眼睛,才能维持冰冷绝尘的气质。

春水剑一出,赵念还在垂死挣扎。

死忌么,他低估了赵回的阴冷。

今夜,赵回若是在茶庄杀了他,的确激起千层浪。同时,这也是将残害手足的罪名嫁祸给明王赵陌的最佳时机。

于是,不到一盏茶功夫,赵念已经伤痕累累。

“住手!”太上皇突然出现在茶庄,眸光晦暗不明。

赵念心底掠过一丝劫后重生的喜悦,但是转瞬间面色狰狞,主动靠近赵回手中握的春水剑,细白的脖颈上立即划出一道血口。

他宁愿死也不接受老混账的求救!

“小青子,搀扶着父皇离开。”赵回起初震惊,尔后阴沉着脸,周遭的阴冷气息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

“结香是什么颜色?”太上皇问道。

赵回收起春水剑,大步流星,按捺住心底的惊慌。

结香是什么颜色,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已经无法分辨出结香的颜色。记忆中的结香,是淡黄色。赵回不经意间抬眼,发现只是一片黑白色,嘴角反而挂起甜甜的笑意。

他从不后悔,让春水剑获得神力。

“站住!朕让你站住,你有没有听到!”太上皇足尖轻点,施展轻功,拦住赵回的去路,怒不可遏。

他知道,小混账确实混账。未意料到,小混账可以为了桃夭美人而混账到连自己的身子都不顾惜。

“父皇,你打不过儿臣。”赵回冷声道。

太上皇听后,似笑非笑,击掌三声,一群血滴子暗卫便将赵回团团包围,看得努力将自己当作隐形人的齐公公,心底发疼。

齐公公知晓,太上皇最是宠爱老十赵回。

可是,赵回主意大,从不听太上皇的劝告。

这次长乐宫走水,若不是齐公公搀扶着太上皇离开逃生密道后,恰巧碰上返回长安的卫贵太妃,可能就被霍雷霍霖两个押送到雍州。

一拨又一拨血滴子暗卫,赵回杀得眼红。

除了右手臂负了轻伤,赵回依旧笑意融融。

公子春衫桂水香,远冲飞雪过书堂。一袭水绿春衫,玉簪束发,淡雅桂香,通体浸染了那春夜里沐浴着月光的寒凉的温柔。

飞雪居士不得不承认,赵回持着春水剑杀人的姿态,宛若一场盛世韶舞。难怪东夷魏帝丰臣玉秀即香满居士,会爱他如痴如狂。

“朕亲自来。”太上皇恼道。

“太上皇,还有本宫。”卫贵太妃低声道。

不论远嫁北狄的长公主赵思出于什么目的,将一张完整的《丹凤图》送到她的面前,她也无法容忍赵回抛弃黎民百姓而将整个神州大地玩弄于鼓掌之间,就为了一个本不该存在于世上的桃夭美人。

霍家人忠君爱国,而卫家人忠的是黎民百姓。

太上皇与卫贵太妃相视一笑,颇有默契。

于是,血滴子暗卫退下,赵回不得不持着春水剑,面临太上皇和卫贵太妃的双重进攻。其实,不依靠春水剑的神力,赵回也能轻轻松松地制服太上皇和卫贵太妃。只是,那太上皇和卫贵太妃,实在无耻,知晓赵回不忍伤害,进攻反而越发地猛烈,逼迫赵回进退两难。

“陛下,您先离开。”小青子大喝一声,加入战局。

然而,话音刚落,卫贵太妃一剑刺穿小青子的胸膛。赵回不得不扔了春水剑而认输,蹲下身子替小青子包扎伤口,不再言语。

“齐公公,拿剃刀过来。”太上皇冷声道。

“陛下,这茶庄哪里有剃刀。”齐公公欲哭无泪。

可是,待齐公公示意小吉子寻得剃刀递给太上皇,而太上皇走到赵念跟前,一脚踢弯赵念的双腿,替赵念剃度时,终于放松下来。

齐公公唯恐,太上皇恼怒起来,又要逼迫赵回出家。

咳咳,齐公公原本还酝酿了一句劝告,如果太上皇逼迫赵回出家,那么就等着钱七七大闹白马寺,逼迫整个白马寺的僧人还俗吧。

往事如烟,回忆起来,只剩下美好。

老实说,齐公公倒是觉得,这么鲜活的桃夭美人,配着赵回,倒是赵回的福气。可惜……可惜,桃夭美人身负丹凤命格。

“齐公公,传朕旨意,琅王赵念,蓄养小倌三千,德行有亏,即日起送入白马寺落发为僧。”太上皇微闭双眸,哽咽道。

赵念虽然不是他亲生的,又做过许多大逆不道之事,但是他答应过柳氏,保赵念一生安乐无忧,这是他对柳氏的愧意。

“贫僧叩谢陛下不杀之恩。”赵念冷笑道。

三千墨丝,不抵他对太上皇的恨意。

“齐公公,还有一道圣旨,老十病重,移居回心殿,朝堂之事,朕代为处理。”太上皇瞟了一眼赵回,眼眶湿润。

血泪成火,火浴丹凤,丹凤涅槃,神州大乱。

赵回打算毁灭自己,赔上千千万万黎民百姓的生命,为钱七七造就一个完美神话。作为大楚天子,作为亲生父亲,绝对不允许。

冬至,太上皇与东夷小皇帝丰臣顺意,签订停战协议。

原本助阵大楚的龙娘子,不得不退回快活岛。芳菲和顾雅,也被召回洛阳,恰巧遇上端王赵贡磨磨蹭蹭领着的二十万骑兵。

赵贡听说,洛阳大地震,太上皇重回宣政殿。

他就不大乐意回洛阳,听王太后聒噪了。

“端王殿下,陛下托我来问您,是当端王殿下还是金面郎君?”霍霆几乎耗尽心思,才拖着一条骨折的右腿,寻到赵贡。

霍霆的言外之意是,相信太上皇还是楚熙帝。

“父皇老了,碰上战争只想求和。”赵贡轻声道。

霍霆听后,嘴角抽了抽。他可是准备了一锣鼓的谎言,哄得赵贡相信赵回。然而,赵贡那长草的脑袋,完全不需要哄骗。

“雅哥哥,阿菲也不想求和。”芳菲扁了扁小嘴。

所谓停战协议,大楚向东夷开放整个东海,东夷商户可以在东海底下自由打渔,而大楚水师追捕东夷海盗需要征得东夷的同意。

“那我们回雍州生小粉团。”顾雅笑道。

芳菲听后,小鹿眼儿水汪汪。

没有桃夭美人的回心殿,落了一场大雪,愈发宁静。当然,太上皇得知,阿菲、顾雅、赵贡胆敢拒绝返回洛阳,便冲着赵回发了一通脾气,打破过宁静。

可惜,赵回完全忽视太上皇的怒气。

春水剑被太上皇藏起,赵回保持沉默。每日的饭食里被下了软骨散,赵回继续沉默。因为他知晓,顾颂一定会配合他,将洛阳发生的大地震隐瞒得死死的,断不会分了进发西戎的钱七七的心思。

“小回回,莫同太上皇怄气了。七七进发西戎,太上皇在辎重方面从未刁难过。乌孙大阏氏那里,商谈了多次停战协议,也是以失败告终。由此可见,太上皇心底还是舍不得七七的。”卫贵太妃轻声道。

她也舍不得,如此鲜活的桃夭美人。

可是,当年东夷都城江户,在一场大火之中,化为废墟。她听了多少次,又是悲伤又是恐惧。悲伤赵回饱受丰臣玉秀的折磨,恐惧钱七七那象征着杀戮的丹凤命格。

“卫姨在恐惧七七。”赵回冷笑道。

语罢,卫贵太妃,略显尴尬之色。

东夷的《丹凤图》、西戎的《丹凤图》,皆已验证,无不是火海。南蛮的《丹凤图》,孟帝苗尤回信,已经失踪多年。而北狄的《丹凤图》,赵回一身白发,显然也被钱七七伤害得深重。

至于大楚的《丹凤图》,卫贵太妃尚未读懂。

“恐惧,懦弱,猜忌,这是所有人见到《丹凤图》的第一反应。卫姨看不懂大楚的《丹凤图》,那就说明,卫姨心底也充满了恐惧。”赵回冷笑道。

大楚的《丹凤图》,颇诡异。

没有火海,没有人间地狱,反而是一片水杏林。水杏树在洛阳很常见,小家小户皆会栽上一棵。待金秋之风吹了吹,打下黄灿灿的水杏果子,用袖子擦了擦就大快朵颐,味甜香浓,最是解馋。

可是,大楚的《丹凤图》,绘有一片绿油油的水杏林。

明明是春季,水杏林子底下却砸了一颗黄灿灿的水杏果子。果肉淡黄色,并无奇特之处。若指出哪里不一样,大概是果核过于黝黑深邃,宛若少女的眼珠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