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情难自禁 【第十章】

作者:小十四字数:5250更新时间:2020-08-09 18:04:34
随机推荐:范建明李婧婧-方若宁霍凌霄-至尊龙婿叶辰-简清权景吾-上门女婿叶辰-夏星辰白夜擎-容离夏侯衔-汉承天予-一世兵王-女总裁的超级保镖-

夜半深宵,各宫殿里都吹熄了灯,但东丹咙一双翠色眸子却依旧睁得大大的,在漆黑中闪闪生光。 从下午出去后,东丹九重便没有再回干清宫来,东丹咙躺在床上看着偌大而空寂的宫殿,辗转难眠,干涩的眸子转呀转,到最后总是不由自主的转到殿门上。 也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外面终于有了动静,首先傅来的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接着外面亮起了灯笼的微光,人影晃动。 "皇上,请小心脚步!" "朕没有醉,不要你们扶......走开!走开!朕自己会走......" "皇上,那个是花盆!" "哎呀!皇上,左边!左边才对!" 在经过压抑的大呼小叫声中,一条人影终于跌跌撞撞的走进寝宫,而像怕被他知道自己睡不着、在等他回来一样,东丹咙赶紧慌慌张张的闭上眼帘装睡。 床边被重量压了下去,浓浓酒气扑鼻而来,令东丹咙不适的拧起眉头,跟着,沉重炽热的气息缓缓凑近,喷吐在他脖子敏感的肌肤上,同样炽热的指尖落到他的脸上,一一抚过眉眼。 东丹咙紧张得全身都绷紧起来,正因为是闭着眼,所以他更加能感到东丹九重的视线一直流驻在他的身上不曾稍稍移开,那种感觉炙热得就像是要把他烧焦一样,并且,热源是越贴越近,一个又一个的吻落在他的额上、脸上、脖子上...... 东丹咙清楚地听到东丹九重的唇吸吮着肌肤所发出的啧啧声,脸颊登时羞红似火,正要睁开眸子把他斥喝一番之际,东丹九重忽然在他耳边说: "父王,孩儿知道你没有睡着。" 吓了一跳,东丹咙反射性的要睁开眼睛,但东丹九重大手一挥,便挡在了他的眼皮前面。 "父王,别睁眼!否则孩儿藉酒意壮的这小小胆量就都要飞走了。" 听到东丹九重仿佛乞求的语气,东丹咙迟疑了一会,把眼帘再次闭上。 东丹九重的手缓缓地移了开来,落到东丹咙的肩头,"孩儿......有话想对父王说,其实父王应该已经猜到了,但是,孩儿还是要亲口说一次。" 东丹九重顿了下来,东丹咙感觉到他放在自己肩上的指尖竟在微微颤抖,不由叹了一口气,低语道: "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又何必说?" 东丹九重默然良久,还是开口说: "孩儿喜欢父王!" 虽然早就料到了,但当亲耳听见,东丹咙还是忍不住震惊,倒抽一口凉气,不受控制的睁开双眼。 东丹九重垂着头,凝目瞧着东丹咙,殿里没有点灯,只有皎洁月华自外面洒进,对视良久,东丹咙终于忍不住首先把头别过一旁去。 东丹九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孩儿明白了,孩儿明天就送父王出宫。" 微怔,东丹咙忍不住抬眼看着东丹九重,却见他惨然一笑,站起身来,退到旁边的躺椅上,就那样卷曲着身子和衣而睡;看着他可怜兮兮地瑟缩在躺椅上的身影,东丹咙心中百感交杂,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但至少知道感觉并不好受。 如是者,一夜无眠直至天明...... 第二天早上,梳洗过后,东丹九重果然送东丹咙出宫去,没有大张旗鼓,款式普通的马车驾经京城大街,明媚的阳光照在铺着巨大灰色石砖的路上,左右每隔一丈就植着一棵松树。 看着来来回回的人群,听着阔别多

年的人声耳语,东丹咙本应欣喜若狂,但当看见坐在身旁安静憔悴的儿子时,心里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眸子虽然看着马车外的风光,心里却早已乱成团。 马车在京城大街尽头的一间大宅前停下,看着正门上书着‘敕造和硕王府''大字的金漆匾额,东丹咙的心跳瞬间凝顿。 众乡婢仆于府门迎接,东丹九重抱着东丹咙穿堂而过,府内的摆设和东丹咙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就连古玩字画也都挂在原先的位置;东丹九重首先带着他到他往日的寝房,房前小厅的案上放着和硕王妃的牌位,旁边是几件衣服和首饰,东丹咙一眼就认得全部是妻子昔日的心爱之物,瞬间,悲从中来,眼眶不由得发红。 站在牌位前,让东丹咙哭了好一会儿,东丹九重这才用指尖为他抹去泪水;指尖抚上眼角,他自然的瑟缩一下,抬头,却见东丹九重脸上露出一抹受到伤害的神色,他想解释,但又不知该如何开口,东丹九重也不再看他,只默默抱着他到外面去。 王府的花园也没有荒废,但园里栽种的花草都和往昔不同了,只怕都是由别处移过来种植的,只有假山旁的老榕树和之前一样,树旁还架着东丹咙当年亲手为东丹九重所造的秋千;东丹九重扶着他坐上秋千,从后一手握着他的腰,一手扯着秋千的绳子轻轻地推起来。 摇荡间,微风吹过脸颊、吹起发丝,也吹拂起曾经的光阴...... 那时候,每当天气好的日子重儿就会撒着娇,要我陪他荡秋千,我就是用这样的姿势推着重儿的,王妃会坐在凉亭里,把橘子剥开,之后捧着盘子走过来,一口一口喂着我们父子,欢笑声充满了每一个角落...... 秋千的摇荡停止了,东丹咙亦自回忆中清醒过来,睁开双眼,缓缓环视花园一周,最后落在东丹九重身上。 "重儿,你带我来,不是要送我回来,而是要我知道,一切都和以往不同了吧?" 东丹九重不语。 再次环视四周,东丹咙喃喃细语: "桃花依旧,人事全非。" 王妃已经死了,重儿已经长大了,就连我自己也改变了,即使所有摆设都仿效过去,始终都无法回到过去...... 长长的眼睫上下扇动着,东丹咙轻声问: "重儿,告诉我,如果我坚持不回宫,你会怎样做?......学东丹桂吗?" "孩儿不敢!"东丹九重双膝一屈,‘啪''的一声,重重跪在地上。 "你还未答我。" "儿臣不可以失去父王!"东丹九重的回答依然避重就轻。 坐在秋千上,东丹咙静静瞧着东丹九重,忽然间明白了很多事,东丹九重双膝跪在地上,看似惶恐,但还是没有忘记用右手抓着他的手腕,以防着他不小心跌下秋千。 小小的孩子长大了,已经比我高大、比我强壮、比我聪明,甚至在我未察觉的时候学会了用心机!必要时,他会比东丹桂更狠吧?毕竟,东丹桂已经成为他的手下败将了...... 东丹咙不知道他应该有什么感觉?骄傲?气恼?害怕?失望?一切一切的感觉全都混合在一起,看着东丹九重恭敬低垂的头顶,尽化为一声叹气。 "起来吧......地上都是沙,膝盖不痛吗?" 再错、再狠、再可怕,也都是自己的孩子呀...... 没有人看见,在东丹咙开口的

瞬间,东丹九重垂下的脸孔上,唇角已经勾了起来。 秋千再次摇荡,东丹咙眼帘半敛,感受微风吹在脸上的清凉感觉,并轻声说: "往日是我为你推秋千,现在却要倒转了。" "孩儿愿意一辈子都推着父王。"东丹九重深情的凝视着东丹咙,口里吐出的话甜得像蜜。 "人生七十古来稀,父王已经三十六岁了,一辈子快完了,但是你的一辈子还有很远。" 东丹九重柔声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而且,我相信父王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听着东丹九重的话,东丹咙的脸还是羞红了起来,他无法再继续静心享受扑面的清风,眸子刚睁开成一条绿线,眼前便倏然出现东丹九重放大几倍的眼睛;唇贴上唇,东丹九重的舌尖灵活地钻入他因惊讶而微张的口腔里,逗弄着里面的小舌,唇瓣被吮紧得没有一丝空隙,不属于他的气息与唾液不断地被灌进喉头。 等到被放开时,东丹咙雪白的双颊已经嫣红不已,浑身酥麻无力地软倒在东丹九重的怀中。 东丹九重用双手把东丹咙抱起,在他汗湿的额前落下有如蜻蜓点水般的轻吻,柔声说: "父王,我们回宫吧!" 喘息未定,东丹咙唯一能作的反应就是扬起一双水光迷蒙的翠眸看着东丹九重,而东丹九重也在看着他,眼神温柔似水。 "父王,孩儿今晚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 迷迷糊糊间,东丹咙竟点下头去,等到醒悟过来时,却见东丹九重的脸上已露出欢欣的神色;看着他那纯粹发自真心、露出洁白牙齿的灿烂笑容,在东丹咙脑海里浮起的是他还是个小孩子时,每次得到自己奖励时所露出的天真神色。心中泛起一种柔柔的感动,东丹咙最终没有说话,只轻轻闭上唇瓣,把头埋在东丹九重的怀中。 ◇◇◇ "啊啊......" 绣着龙纹的芙蓉金帐低垂,在霞红烛光的摇晃之中,一声声如泣如吟的娇喘呻吟,听得在干清宫内侍侯的太监们都忍不住脸红耳赤。 偌大的龙床上,两道赤裸的身躯紧紧交缠,肢体纤细的人儿全身无力地趴在床上,两条大腿大大张开,以只有两瓣雪丘被高高举起的羞耻姿态承受着身后人的攻击;用大手紧紧抓住肥美的雪丘,年轻而柔韧的腰肢不断摆动着,强而有力地拍打着丰润的臀肉,同时,赤红精壮的肉刃也不断地进出,每一下都插至最深,根部粗糙的毛发把娇嫩的花蕾口磨得一片红肿....... 眼前一黑,东丹咙终于失神过去,等到清醒过来时,东丹九重就躺在他身边,把他拥在怀中;眼帘上下扇动着,睁开翠眸,东丹九重正好弯身在亲吻他的前额。 "父王。" 床边的小几上放着布巾,身子像之前一样已被清理干净,但双腿深处依然传来一种黏稠感,他不适的移一移大腿,感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部发出了声音,像是被拆开过再砌起来一样,更重要的是,他感到花蕾流出了一些温暖的液-体。 该不会是......? 疑惑的向东丹九重看去,还未问,东丹九重已经握着东丹咙的手抢先说: "只留一晚。" 东丹咙顿时便知道东丹九重确实没有把留在他体内的体液弄走,登时气红了脸。 "不要!" "好嘛......父王,明

早洗掉就好了!"东丹九重边说边轻轻咬着东丹咙的耳朵,左手也在柔软的肚皮上轻轻磨挲,"孩儿很想父王体内留着孩儿的味道......好吧、好吧!" 听着东丹九重的呢喃、恳求,东丹咙总是会忍不住心软,垂下眼帘,别过头去,东丹九重知道他这样就等于答应了,登时高兴得不得了,把他抱在怀中,一边亲着他,一边抚着他的肌肤哄他入睡。指尖还是悄悄落到双臀,搓揉着那湿漉漉的蕾口,东丹咙虽然羞赧,但到底是累了,挣扎几下后便在东丹九重的臂弯中沉沉睡去...... ◇◇◇ 第二天早上,东丹九重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在上朝后,陪着东丹咙到御花园散心的空档,他还特意到南书房的密室去探望那个已经被他遗忘一段时间的人。 密室内伸手不见五指,但东丹九重还是熟练地坐到放在密室中央的椅子上。 "很久没有来探你了,你有没有想我?" "其实不是朕不想来看你,只是朕最近实在很忙,虽说朝廷上的事务固然繁重,可私事也忙得很厉害;母后上旬在关外诞下了一对龙凤胎,她真幸运,在被你磋跎了半辈子青春后,终于遇上真爱,其实最叫我意外的是那个武青衫竟然真的爱上了她,不过罢了,朕亦乐得成全他们。" 霎听,漆黑之中除却东丹九重的自言自语之外,就像没有任何声音,但只要竖起耳朵,便能听到密室深处有一把呼吸声正隐隐传来。 "对了,有一件事你一定很想知道!"东丹九重故意顿了一顿,这才接下去说:"想不想知道父王已经答应朕会永远留在宫中?想不想知道昨天、前天、大前天、前前天,朕和父王在床上是用什么姿势亲热的?" 东丹九重刻意挑衅,而密室正前方也传来了越来越沉重粗嘎的呼吸声,还有叮叮当当的铁链声。 "你似乎真的很想知道呢!"东丹九重微微一笑,摇摇头,"不过,我可不打算和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人呢!啊!或者你可以想象,不过你已经性无能这么多年了,应该很难想象得到吧?" "嘎--!"言犹未休,一把愤怒的吼叫顿时响起。 东丹九垂高兴的笑了一笑,缓缓站起身来,"朕想朕未必会再来探你,不过你放心,朕会叫人送食物来,绝对不会饿死你的。"走到门边,扭开机关的同时,他回过头说:"临行前有句话我要再重复一次,千万别尝试自尽,否则,我就会折磨你唯一的孩子,可爱的慈恩,我会找千百个男人干他,把他身上的肉一片一片削下来喂狗!" 光线从外透进,东丹九重向来温柔的俊脸,此刻竟变得阴霾冷峻,可在下一刻他又笑了起来。"你当日就是用这种语气对我父王说这番话的吧?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人名改变了,或者,这就叫做报应!"一只脚跨出密室,东丹九重还是忍不住再次回头,"东丹桂,其实我们真的很像,手段、性格,甚至爱上同一个人,不过,你太过自以为是,是个连爱也不敢开口的胆小鬼、可怜虫,父王一直只知道你恨他。知道我比你幸运的是什么吗?我是他的孩子,自我一出生,他就已经无条件的爱我,而且只会越来越爱!"放声笑着,他终于完全踏出密室,走出南书房。 ◇◇◇ 踏上御花园中心的水榭,拨开垂在凉亭四周的白纱,一身翠袍的东丹咙正斜倚在白玉躺椅上小睡,长长青丝随风舞动,枕在玉枕上的侧脸比白玉更白上三分,形如远山的眉,浓密墨黑的睫扇,秀丽的鼻梁,不涂而朱的唇瓣......江山如画,可在东丹九重眼中却不及他的美丽于千分之一。 比起权势皇位,这才是东丹九重最想得到的、日朝渴望的! 在东丹九重炙热的眼光中,东丹咙醒了过来,一睁眼,看见的就是他满脸着迷的神色;翠眸内飞闪过无措的光芒,再度合上了眼,装作睡去,只是东丹九重早就已经见到他清醒过来,也不揭穿,微笑着弯下身,凑下头,把脸贴在他柔软的脸颊上轻轻蹭着。 "父王,孩真的很喜欢你,父王、父王......" 徘徊在耳边的呢喃是那么地坦率、那么地深情,东丹咙终于张开眼,翠色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的头顶,幽幽叹了一口气,垂在身侧的右手缓缓地、艰辛地抬起,落在他乌黑的发际间,温柔的把他拥在胸前,就像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一样。 暖暖金光从轻纱透入,辉映着他俩紧贴的身影...... 一生一代一双人,一枝一朵并蒂生,怎教分?世间多少人事,难分难解,直至俱往......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